到了西安環城公園,才知道身體不好

單杠

「到了環城公園,才知道身體不好。」

從環城公園回來的朋友神情恍惚的扶著腰,我沒敢問他到底經歷了什麼,只記得他反覆的感慨,你大爺終究是你大爺。

如果不是看到他朋友圈的視頻定位是環城公園以及視頻里聳峙的城牆,我都懷疑他是不小心誤入了綠林好漢們的寨子。

雞窩飛鳳凰,民間有高人。

「我去過很多健身房,辦過很多張健身卡,擼過最硬的鐵,騎過最動感的單車,遇到很多健身的人。但去過環城公園之後,我覺得人們對夕陽紅這三個字有誤解,因為他們忘了,太陽在什麼時候都是耀眼的。」

談起這段經歷,朋友再次下意識的扶了扶腰,目視著遠方,他說他要寫一本書,名字叫《最硬不過夕陽紅》。

不怪朋友神情恍惚。去環城公園鍛煉,是「爺字輩」西安人的最愛,遇到高人的概率甚至比去終南山還高。

‍西安人人到老年,活開了,愛秦腔,愛旅遊,愛廣場舞,但只有在環城公園玩健身,才算得上老年人里的王者。任誰看過,都會被這種生命的奇迹俘獲。

這種高度,年輕人達不到,生活閱歷不夠。

在我看來,單杠永遠是寂寞的。無論是在大學,還是小區里,它最大的用途就是被用來晾曬被子。

但,有些事物註定會相遇。定海神針會遇到孫悟空,風火輪會遇見哪吒,哮天犬會遇上楊戩,白裙子會遇見白襯衣,就像,立在城牆根下的單杠,會遇到健身的西安大爺。

浪子們經常會在黎明前痛飲美酒,在夜風中互相交流心得,什麼是相遇?相遇就是這世間的每一根鋼管,都會迎來自己的舞娘。如果說,春暖花開的日子,每棵樹上都會長出大媽,那麼,四季流轉里,環城公園的每一個單杠上,都掛著一個大爺。

如電影所講,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

‍太空漫步,杠上抱腿旋轉、倒掛金鉤、倒立上雙杠、徒手站杠、單杠龍捲風、跨腿360轉杠、順風旗……

在環城公園看到在單杠、雙杠上翻飛的西安大爺之後,足以讓人感悟到中國體操隊保持世界前列水平的秘密。

「上次我路過環城公園兩處單杠,一個單杠上掛著大爺,另一個單杠上也掛著一個大爺。」

終南山裡一定沒有神仙,但環城公園可能有。

在這片土地上健身的人,講的就是個返璞歸真,順其自然,適性得意。

你在西安的健身房裡,見過那些揮汗如雨的年輕人。但你不知道西安的街頭健身領域,老年人才是永遠滴神。

他們把街頭健身這種運動推向了另一個領域。

從體操到瑜伽,從器械到徒手,再到硬橋硬馬的真功夫,一招一式,成龍看了會沉默,吳京看了會流淚。

朋友告訴我,他的腰就是從遇到一個在環城公園玩疊羅漢的大爺開始疼的,當時自己半邊屁股都麻了,自己這輩子都沒見過這麼生猛的疊羅漢。

體能無分老幼,即便是二十歲出頭的年輕人,身體素質在環城公園的大爺面前也只能稱得上是弱不禁風。

我聽過很多西安的年輕人吹牛逼,誇海口,講自己老了以後必然會是制霸他們小區廣場舞的王者。但卻沒有聽到任何一個人敢講,自己老了以後會是制霸環城公園健身大爺。

薑是老的辣,老油滾出老油條。

沒有經過紅塵歷練的年輕人,永遠不會明白,為什麼《天龍八部》里的掃地僧會是戰力的天花板。

就像他們不會懂,環城公園的大爺為什麼一個乾淨利落的少林金剛鐵板橋之後,還能有餘力朝著旁邊喊,給我身上站個人來。

「上次被朋友喊著一起去踩背,師傅站上去不到五分鐘,差點就當場給我物理超度了。」

這絕非是自嘲,而是見過天地,見過眾生,見過強者之後的一種本能反應。

去過環城公園,你才會懂,中國人會功夫的秘密藏不住了。

就像這位大爺,表面上看是一個劈叉之後,咬著自己的鞋。實際上後面的腿還跟著有一個騰空的動作。原理就是,通過用牙齒的咬合力加上脊椎挺起的力量,一瞬間給身體施加一個向上的力。

這,就是輕功。

據說這門功夫大成之後,便可左腳踩右腳,螺旋升天。就連牛頓都管不了他們。

但要說到真正的牛逼,後生們還需要去環城公園多走走多看看,體會體會什麼是神仙放屁不同凡響。

俗話說,體格再壯,人多也跑,功夫再高,也怕菜刀。

但沒人知道,菜刀再利,也怕氣功。

意隨兩掌行當中,真氣旋轉沉丹田,全身渾然綳一體。右手握菜刀,左手拎芹菜,肉身作砧板,氣行任督小周天,溫養丹田一炷香。快慢合乎三十六,九陽神功第一重。

‍‍‍▲專業表演,請勿模仿

看著滿地的芹菜段,你才會對「外練筋骨皮,內練一口氣,中華有神功」這幾句歌詞有更深刻的理解。

古時候,護城河是一座城的第一道防線,之後才是聳峙的城牆。按這個觀點來看,如今,在護城河與城牆之間的環城公園就是這座城的第二道防線。

前提是,得有那幫子在環城公園裡健身的大爺在。

「當年如果有這麼一幫大爺在,我估計李世民根本就進不了玄武門。」有人篤定地說到。

不過,環城公園並不是西安健身大爺們唯一的歸宿。

就像天下武功出少林,但天下武林又何止少林一家呢。有人說自己在興慶公園裡見到了真神,有人說自己在長樂公園見過,也有人說自己在高新的一個公園見過。

有時候,你看著這些大爺,看著他們喊著號子在公園裡努力鍛煉。每個動作都彷彿要告訴你,你來對了,大爺今天讓你小刀剌屁股——開開眼。

你無法搞清楚,大爺跟生活雙方之間,到底是誰扼住了誰的咽喉。他們看上去永遠孔武有力,肌肉緊實飽滿,渾身散發出的光,耀眼的就像浴霸一樣。

一個大爺告訴我,生活雖然每次讓我離禿頭更進一步。但只要朝我身上爬的人足夠多,這生活就壓不垮我。

實際上,老年人健起身來,誰看了都覺得頂不住。他們是唯一能把「絕活」跟健身這兩個不相關的事物糅合在一起的群體。

公園的惠民健身器材區就是當代的修真道場。

比如說興慶公園,西安的老牌公園。這裡沒有精緻的健身器材,纏著你辦私教課的教練,除了最基礎的惠民健身器材,就是長了有些年頭的樹木。

但所有人都知道,這裡的廣場舞冠絕西安,但這裡最勁的,就是健身大爺。

就像年老的聖地亞哥孤舟駛向加勒比海,人們都以為他已經蒼老不堪。但有誰能知道,他會是個怒濤之中與鯊魚都敢搏殺的狠人?蒼老永遠只是大爺們的表象,這一點,不管是在加勒比海,還是在西安的公園裡。

「誰說沒有龍,我在西安就見過一條龍健身。 」一個朋友這麼跟我講。

既有人玩外家功夫里最為剛猛的鐵山靠。也有人氣沉丹田,敢玩一出鐵槍刺喉。

▲專業表演,請勿模仿

爺太美,儘管再危險。也依舊有人冒著被傷到的危險,舉起手機,只為記錄下那神奇的一幕。

「能拍到什麼完全憑運氣。」

一個經常逛公園的朋友跟我講,西安老年人健身主要依靠想象力和實踐力,一個要求膽子大,一個要求大起膽子來。在這片複雜的土地上,只要你逛的公園足夠多,你就能看到最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鍛煉方式。

「就像西安古玩攤上的那些通過想象力製造出來的假古玩,你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對,但你的第一印象肯定是卧槽,這是啥,也太牛逼了!」

西安這座城市越來越大,高樓越蓋越多。城市生活越發的便利,不出門可以叫外賣,朋友不見面可以發微信,不逛街可以網購,但也讓我們失去了憂患意識。

年輕人們往往對老年人的說教感到厭煩,卻從而忽略了一些真正的生活智慧。

如果說人生有什麼值得銘記在心的經驗教訓的話,那麼擁有一個健康的身體永遠都是排在第一位的。

實際上,西安公園裡健身的大爺們通常是沉默的,他們沉默的出沒於健身區。只跟自己認識的人打招呼,對周圍喝彩的報以微笑。在面對記者採訪時,他們也就只是憨厚的表示,為了鍛煉好身體。

至於說鍛煉好身體要做什麼?新聞里沒有說。但我想起了曾經跟同學的一次讀書交流,那會兒正流行《明朝那些事兒》,朋友講,書里來來去去那麼些人,說來說去都是鬥爭,人與人鬥爭,贏的人是身體最好,活的時間最長的那個。

尤其我看到一個西安大爺,雙手捏著單杠兩邊,依靠臂力雙腳懸空,之後一個轉身瀟洒下杠時,我想我見到了那個扼住命運咽喉的真男人。

作者 | 陳鏘 | 貞觀作者

 

更多閱讀 💃 🕺

Translate »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