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井優逃婚,刷榜豆瓣

蒼井優
一個數據,觸目驚心。

根據權威部門發布的數據推算,到 2022 年左右,中國將全面進入老齡社會。

預計到 2030 年,中國將成為全球人口老齡化程度最高的國家。

這意味著,獨居老人、老年病將成為未來家加遇到的難題。

中國經濟網報道

日本,是比我們更早進入這個問題的國家,實際困難面前,太多電影也將鏡頭聚焦在這個問題上。

導演沖田修一尤其關注這個話題,7.4 分《去見瀑布》以及由樹木希林主演的,更為出名的電影《有熊谷守一在的地方》都是以老年人為主要討論角色的優秀作品。

在探討獨居老人,老年病的問題基礎上,還結合了女性主義的潮流,講述了一個充滿想像力的故事。

是一個特別關注老年人的導演,在這部電影之前,他就有拍攝過《去見瀑布》、等以老年人為主角的電影。

與前兩次歡樂的基調相似,這次他把目光投向獨居老人和老年病的同時,

使用了他一貫的富有童趣又溫潤的手段。

不同於正在國內上映的高口碑佳作《困在時間裡的父親》,他並沒有用一種美國式的懸疑手法去拍攝一個人老去所產生的落寞與恐慌,而是用奇幻的手法展示了一個孀居老人如何通過自己的想像自我救贖的過程。

故事不啻有淡淡的憂鬱,令人唏噓之餘也會產生一股暖流,可謂是哀而不傷的佳作——

《我啊,走自己的路》

01.

偽善:體面的情感騙子

影片中,老人日高桃子的丈夫去世後,她在家中接待了三名看似熟悉的客人。

第一位是本田汽車的推銷員,他在和桃子的聊天過程中表現得很親密,口口聲聲說就把自己當成她的兒子吧!在得知老人的兩個子女都不在身邊之後,他帶著職業的微笑說出那句他們賣車的口號:” 遊子遠在天邊,本田近在您身邊。”

商人最喜歡用的營銷手段就是打感情牌,桃子欣然租下新車。銷售員帶著職業的假笑離開家門。

推銷和簽合同兩場戲巧妙的地方在於,推銷戲,導演沒有拍攝銷售員離開的鏡頭,而簽合同的戲,導演則把重點放在了銷售員離開。

當站在門口穿鞋的銷售員說:” 有什麼事就聯繫他 ” 之類的套話時,桃子問:” 因為遊子遠在天邊麼?”,銷售員一副沒有聽懂的樣子,轉身離開後就再也不曾登門造訪了。

導演並沒有展現桃子女士失意的神情,而是通過場景到人物行為的暗示,為我們白描了一副人情冷漠的世態。

同樣的情節也發生在第二位客人警察的身上,警察是桃子兒子小時候的玩伴,桃子本以為警察是來探望自己的,然而警察表明來意,他是因為鄰居投訴桃子家的樹擋住了馬路,前來解決問題的。

在離去時,警察說了同樣的話,” 我來代替正司(桃子的兒子)吧 “。然後再沒出現。

久未出現的女兒也是因為丈夫有一次路過桃子家發現換了新車,想到自己的媽媽應該還有餘錢,就登門吸血。

這樣的情節簡直在生活中也屢見不鮮,一方面出於城市生活的壓力,一方面依賴著親情帶來的道德捆綁。

父輩與子輩之間,善良 ‍ 的一方就會受到欺負,必須委屈自己成全對方。對於獨居老人來講,這樣的情節分外殘忍。尤其是即使桃子明知道自己的女兒無事不登三寶殿,還是會按耐不住心中接到電話的喜悅與激動。

用快樂的畫面書寫悲傷的情緒,就如同人們體面的漂亮話表現醜惡的偽善一樣,沖田修一是個諷刺高手。

02.

獨立:敗於宿命的猛獁象

桃子年輕的時候不願意服從自己的命運,為了逃脫包辦婚姻,離開家鄉,找到了自己的愛情。雖然過上了一陣幸福甜蜜的生活,但愛人離去後,子女對她不聞不問,她只能一人孀居,過上了沒有意義的規律生活。

對她來講,研究遠古地球的生物是唯一能夠調劑生活的方式。

面對眼下只能獨自一個人生活的現狀,她對著自己想像中的眾人這樣說道:” 自由比愛情更加重要,獨立比愛情更加重要!”

而她想像中歌舞廳裡的人群,就如同現實生活中女性主義潮流裡的兩種對立聲音一樣,打了起來,一邊人覺得獨立更重要,一邊人覺得愛情更重要。只有桃子一個人,又回到了自己的桌前,神態安然地飲茶吃飯。

這樣的爭吵根本沒有任何意義,因為她沒有選擇。當社會上為女性的愛情和獨立那個更重要吵得不可開交的時候,他們這些 ” 何不食肉糜 ” 的哲學家根本意識不到,大部分人是沒有選擇的。

為了肯定自己生活與存在的價值,他們必須站在自己現狀的那一邊。就像桃子,她曾是那麼愛自己的丈夫,但當丈夫離去,為了讓自己好受起來,她不得不認為丈夫是為了讓自己能夠體驗獨立的生活而死去的。

桃子最終還是被宿命打倒了,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這種精神勝利法的想像,就像她曾對警察說的一樣,她就當自己的兒子已經不在了,這樣會好過一點。

冰天雪地中,她和一頭巨大的猛獁象走在一起,她邁一腳,像走一步,她就像這頭古老的早該滅絕的,體型龐大的食草動物一樣。善良、溫順雖然蘊藏無限力量卻終究要消失於世間。她不能再違背孤獨的宿命,她最終只能選擇認命。

03.

狂想:跟著一長串的回憶

影片用十分曖昧的語境描繪了桃子獨居時想像的主觀世界。也不知道這是她由於過於孤獨而產生的排遣寂寞的方式,還是如桃子口中擔心的那樣,是老年痴呆的前兆。

其中最特別的就是她每天早上起床醒來時,都會有一個像死神一樣的中年男人在對她說:” 不要起來了,反正你醒來也沒有什麼價值。” 這或許是桃子內心裡最消極的陰暗面。

而三個類似於日本能劇裡狂言的喜劇角色,又代表著她精神裡樂觀的一面。

她看到了小時候的奶奶,在想像中,她得以和奶奶對話,她說她終於理解了奶奶,老去是一件讓人驚慌到刻薄的可怕事情。她得以回憶起年輕的時候快樂的點點滴滴。

當她終於鼓起勇氣去到丈夫的墓前,和她執著的過去告別的時候,想像中所有的人物都跟在她身後,一長串的回憶就這麼跳著狂歡的舞蹈前進。

沖田修一把桃子一生重要的回憶都以關鍵人物的形式具象化,彷彿要做一場快樂的告別似的。這就是電影區別於生活的地方,我們能夠看到這豐富的想像力,即使明知道這種幻想的畫面是假的,卻依舊為人物的情緒所感染,乃致感動。

桃子最後終於告別了狂想中的一切,被自己的孫女拉回到現實,她拿著孫女交給自己的布娃娃,說了一句,我們給這個玩偶做件新衣服吧!故事就定格在這裡。

影片的表達,似乎是有一些悲觀的,但在悲觀中又蘊含著一絲希望。

正如桃子年輕時特別害怕蟑螂,總是要依賴丈夫解決廚房的衛生問題,但當她老去,獨自一人的時候,早已成為用報紙拍蟑螂的老手。

面對命運之神的擺布,我們都是身不由己的布娃娃,但我們並不是毫無選擇,至少,我們還可以為自己換上一身新衣服,重新開始。

來源:整點電影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