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被嘲「吸血鬼」,21歲逆襲最美超模,獲百萬網友大讚:天使路過人間!

Nastya Zhikova

你可曾見過墜落人間的天使

傳說中的天使,渾身肌膚潔白如雪,一頭銀絲垂落如瀑,身著白衣輕盈如翼,頭戴冠冕周身閃爍……

當看到 Nastya Zhikova的照片,你便恍然大悟。

她晶瑩的睫毛是上帝賜予的簾。

恐難遮住這世間最純淨的瞳孔,宛若月下銀輝,星辰一枚。

擁有空靈的氣質,她猶如 異世界的雪國精靈

冰肌紅唇,飄然來去。

讓人只是偷偷一瞥,便遙遙不敢接近,生怕一出聲、一趔趄,驚了這剛入凡塵的無邪天真。

她的美驚為天人,21歲的她,已是《VOGUE》御用超模

她被賦予 《冰與火之歌》裡的龍母一般非人的美貌,稍稍加了一些我見猶憐。

她被比作 真人版”艾莎公主”,如夢如幻,更添了幾分冷豔。

她嬌小柔弱的身軀,是上帝巧奪天工的藝術。

01

天使的臉龐,魔鬼的遭遇

斷臂維納斯以遺憾成就美,Nastya Zhidkova以不幸涅槃。

她有童話一般美好的容顏,卻又要忍受病痛帶來的磨難。

1996年,Nastya Zhidkova出生於莫斯科,襁褓中的她,全身雪白,好似一碰就碎的瓷娃娃。

醫生判定:她有先天性白化病。

膚白如脂,是缺乏黑色素的病症;目似秋水,卻失去部分視力,近乎失明。

不是天使賦予的浪漫,這是魔鬼給她的考驗。

Nastya 的父母正常健康,亦沒有家族病史,她成為家中一個格格不入的孤獨體。

在學校,粉色的瞳孔、毫無生氣的皮膚,讓同齡人嘲笑她為 “吸血鬼”

她幾乎沒有朋友,也不敢去親近別人,怕不被接納,甚至在無人陪伴的情況下,不敢獨自出門玩耍。

Nastya說:「回想起童年生活的那座城,只有無盡的孤獨。」

為了合群,她曾嘗試剪掉自己潔白的長睫毛。

甚至遮掩自己的美,假裝和別人一樣,有一頭金黃的頭髮。

世界投來異樣的眼光,使她主動遠離陌生人,變得越來越封閉,一度準備一生孤獨。

02

你的眼睛好美,應該被看到

好在,上帝不忍讓一個天使遺落於黑暗。

Nastya在莫斯科上學期間,迷上日本文化,嘗試cosplay。唯一的愛好讓她逐漸得到了周圍的些許認可,有人開始讚美她:

你的眼睛好美!

命運的轉輪給她帶來了自信和希望。

2014年, 18歲的Nastya走在街頭, 一家模特公司的經紀人攔住她,邀請她成為公司的簽約模特。

她欣然接受,這是上帝為她打開的窗戶。

夢想照進現實的時刻令她興奮和意外。

Nastya在她的臉書上寫道:這個童年的夢想我從未表現出來或說與別人

彼時,她童年被人嘲笑的外表成了她最大的優勢,她的美,應該被世人看見。

所有靚麗的色彩在她的臉上都只能為之配色。

憂鬱的眼神,向照片之外娓娓訴說。

她的冷豔無人可匹,不敢輕易靠近,又怕失之交臂。

或許這樣的美早就千萬遍出現在某個夜雨淋漓的夢裡。

比起太陽的熱烈,她更像如水的月光。

白到發光,白到玲瓏剔透,柔和輕盈, 人們浪漫地稱呼她——月亮的孩子。

03

最美模特的誕生

與常人相較,Nastya的模特之路更加艱難。

白化病患者天生弱視,她走秀時根本 看不清 周圍的一切。

試探行走的膽怯,踉踉蹌蹌的台步,任何一刻,都可能會摔得狼狽。

她只能不停走,反反覆覆,直到不通過視覺也能完全了解整個舞台。

皮膚中沒有黑色素阻隔紫外線, 她比常人更容易晒傷、患上皮膚癌,不能長時間暴露在陽光下。

Nastya不得不拒絕很多白天的拍攝。

這些障礙沒有阻止她堅持夢想,更無法阻止世界對她遲來的接納和欣賞。

她成為白化病的模型,一系列照片掀起時尚界的浪潮,她的潔白純得像一場夢。

」折翼的天使「、」全球最美的白化病模特「、」世界最漂亮女孩「……

一時間,人們發現,好像所有美麗的詞彙都不足以形容她。

她在時尚圈來勢洶洶。

1年內,她的照片相繼成為10本時尚雜誌封面。

2017年,年僅21歲的Nastya就成為 《Vogue》的御用模特。

此後2年,Nastya這個時尚界的新星,出現在春夏四大時裝週中,熠熠生輝。

她先在紐約 完成12場走秀,然後輾轉巴黎、米蘭, 拿下 LV等37個品牌秀場,其中包含6個開場和3個閉場。

從備受欺辱的泥沼到光芒萬丈的神壇,她用了不到5年的時間。

2020年,在 林俊傑的新歌MV《While I Can》中,Nastya是JJ的女主角,超凡脫俗。

引起國內網友驚歎: 她和JJ的擁抱像一束完美的光

欣慰的是,她做的一切努力,不只是讓世人接納她,而她也接納了自己。

04

間天使,白化病的光芒

Nastya的成功,遠不止如此。

她在社交媒體上公開自己的白化病日常, 希望人們對她的關注,不僅僅是在外貌。

她讓更多人開始關注白化病患者,不再用極端的方式和他們相處;而這些從小身患疾病、自卑封閉的人,也因此受到了巨大的鼓舞。

到目前為止,白化病患者遍及世界,總發病率約為1/15000,這種遺傳病終身無法治癒。

而在非洲的許多國家,仍存在大量瘋狂獵殺白化病的案例,當地人把白化病患者視為」不死的鬼魂「,巫醫割掉患者器官製成藥劑。一具白化病患者的完整屍體,竟然售價高達126萬人民幣!

真相永遠比我們想像的更殘酷。

如果Nastya沒有成為模特,如果她沒有被世人認可,會擁有怎樣的人生?

會不會如同她身後的更多人一樣,一生都在默默忍受異樣的眼光,一生都藏匿與黑暗之中?

何其所幸,Nastya的美最後被我們看見,所有的白化病患者的危難也將被我們看見。

當初,她就這樣悄無聲息出現在我們的視野之中,在迷霧中緩緩走來,逐漸清晰,那般白皙,那般美貌。

我們難以置信,我們嘆為觀止:

她是人類嗎?還是天使呢?

對於所有白化病患者來說,對於這和平的世界來說,

是的,她是天使。

圖片來源於Nastya Zhikova個人INS帳號

本文轉載自:益美傳媒(id:YeeMedia)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