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演「生孩子」,把孫儷和李小冉等演員放在一起看,差別出來了

作為現實的縮影和升華,影視劇幾乎包含了我們日常生活能見到的所有場景。

其中「私密場景」的還原,是大眾討論度最高的。

雖然這些鏡頭常常被質疑是「噱頭」,但很多時候這類私密場景的拍攝,又有著絕對的必要性。

比如情愛鏡頭。

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李安在《色戒》中拍的三場情愛戲,這三場戲對王佳芝和易先生人物形象的塑造,有著充分且必不可少的作用。

15年前,李安為何對《色戒》中的細節那麼較真,真的是敬業?

再比如生孩子。

不久前完結的熱劇《親愛的小孩》中,生孩子顯然是無法砍掉的戲份,因為它是整部劇的敘事基礎。

不過情愛鏡頭雖然重要,但因為天生的「高危性」,大部分作品不會去正面描述,最多以吻戲表達。

相比之下,生孩子的表演在當下影視劇中越來越多見。

大多數的一線女星,也都有對「生孩子」這一特定場景進行過演繹和還原。

這些演員有的已為人母,有的還未結婚,面對鏡頭,她們也有著各自的處理方法。

今天,皮哥就為大家盤點15位曾表演過生孩子的女星。

誰是頂級表演,誰的表演虛假浮誇又可笑,我們一看便知。

下面,我們就從第15位說起——

15、李小冉《大丈夫》

2014年的《大丈夫》是一部愛情劇,李小冉和王志文演一對,劇中就有李小冉飾演的曉珺產子的鏡頭。

現實中的李小冉至今還未生孩子,這也就不怪她在劇中有過於浮誇的表演了。

劇中的產子過程,幾乎感受不到女性生孩子的痛感和焦慮,李小冉臉上只有一種情感,那就是委屈。

使勁的時候甚至還大呼自己老公的名字,生了個孩子妝都沒花,也算是一朵奇葩了。

整個過程十分喜劇化,她在裡面生孩子,兩個老頭在外面吵架,這也讓生孩子的過程,有了一層戲謔的諷刺在裡面。

而剛生完孩子的孕婦,就能這樣坐起來自己抱著孩子哭,也徹底抹殺了《大丈夫》這部劇的現實感。

14、聶鑫《圍屋裡的桃花》

《圍屋裡的桃花》是2008年的民國劇,劇中,聶鑫飾演的綠蠶難產,水中分娩的一幕,讓很多觀眾記憶猶新。

這一幕生子戲份,場景的布置比較用心,就連演員的姿勢,都看得出是特意經過培訓的。

聶鑫的表演很到位,完美展現了一個女性在生產時的兩種生理感受,並將其傳達給觀眾。

一種是痛感,一只手緊握被子,一只手緊握別人的手,手上青筋暴起,看得出使力很大。

散亂的頭髮,扭曲的表情,撕心裂肺的叫喊混雜著似是而非的哭聲,這就是一個甚麼都顧不上,一邊痛著,一邊希望孩子出生的母親。

另一種是焦慮,聽著接生婆說難產,生產的過程中,她的內心已經起了波瀾。

腦袋不斷晃動,只不過是對現實的一種對抗,因為她做不出緩解焦慮和緊張的其他動作了。

水中產子的鏡頭雖然有些獵奇,我們平時也沒有接觸過,但聶鑫的反應依舊能讓痛感溢出屏幕,尤其是游泳一般的蹬腿,觀感震撼。

這也是這一幕能讓觀眾們記憶很多年的原因。

13、趙雅芝《新白娘子傳奇》

趙雅芝主演的《新白娘子傳奇》,是最經典的版本,而趙雅芝也是觀眾公認扮演白蛇最好的演員之一。

有生子預兆的時候,趙雅芝先是腹痛,從面部表情能感受到她腹部不適的那種生理性疼痛。

不過,趙雅芝飾演的白蛇產子,顯然要跟普通人有區別,因為她身上,有妖和人的雙重屬性。

所以在表現疼痛的時候,趙雅芝既有種對痛感的矜持,她的表情沒有過分扭曲,甚至保持著作為白素貞的端莊。

但她捂嘴,握拳等肢體動作,依舊在表現白素貞生子的疼痛。

當然,生產過程中,我們也能看到她身體的扭動,這或許是對「蛇」這一物種產子的意向性詮釋。

因為沒有「蛇妖」這種物種真實存在,所以白蛇產子的表演好壞,就見仁見智了。

但生產完,白素貞的表情太過輕松,身體也瞬間好像失去了痛感,這一點在皮哥看來,還是有一些爭議的。

12、楊蓉《當家主母》

《當家主母》第三集中,有楊蓉飾演的曾寶琴生兒子的一段戲份。

雖然不是劇中主角,但楊蓉的這段表演,依舊是可圈可點的。

楊蓉的表演中有臨產徵兆,但這個肚子痛顯然有些用力過度,一般正常生產前無論是破羊水還是見紅,亦或是腹痛,都不會有她所表現出的這種站都站不穩的痛感。

生子的過程,表演得就比較出彩了。

比起其他演員,楊蓉將女性生孩子時傾盡全力的狀態演繹得非常到位,讓觀眾,尤其是生過孩子的女性觀眾看了之後,不由自主地產生共鳴。

脖頸的暴起的青筋,還有因為憋氣用力造成的大口喘氣的生理狀態,無一不將觀眾拉進「生子難」的情境中。

生完孩子的一瞬間,看楊蓉的表情,有種釋然,也有種委屈,有種為母則剛的堅強,還有種難以置信。

雖然這段表演持續了不到一分鐘,但她表現出來的,女性在生子這一刻拼盡全力的狀態,卻無比成功。

11、劉詩詩《風中奇緣》

作為最初的古代瑪麗蘇雛形,《風中奇緣》的風評還是很不錯的,唯一有爭議的,是劉詩詩的表演。

她對人物塑造的孱弱,從生孩子這場戲就看得出來。

劉詩詩飾演的莘月,是故意摔跤早產的,雖然摔跤是設計好的,但早產本身的痛苦,卻無法設計。

對普通人來說,早產甚至流產,本身就是十分痛苦的。

但劉詩詩的表演顯然缺少了力量感和真實性,如果不看前面的劇情,她的表現更像是得了一場大病般的虛弱。

生孩子是需要力量的,甚至需要使出渾身的力氣,但劉詩詩的表演有種氣若游絲的感覺,這種歪一下脖子抿一下嘴的出力,顯然不至於將孩子順利生下。

雖然設定是人物身體虛弱,但沒有那種拼盡全力,破釜沉舟的表演,這場戲就缺乏了它本該有的爆發力。

不知是導演設計還是劉詩詩臨場發揮,生孩子的時候,她還有精力跟孩子對話,並且臺詞說得很穩,絲毫不像鬼門關走一遭的母親。

這段表演,顯然是缺乏說服力的,這也是劇中劉詩詩的表現惹爭議的一個事實和縮影。

10、趙麗穎《一路驚喜》

2015年,彼時還未大火的趙麗穎,演過一部名叫《一路驚喜》的喜劇電影,片中就有生子的情節。

皮哥幾乎可以確定,這算是趙麗穎的「黑历史」之一。

或許是因為喜劇的「無厘頭」,生產過程中出現了很多讓人啼笑皆非的意外,比如產房裡有人沖進來要簽名。

生產過程中,她不僅大口吃巧克力;

還故意混合屎尿屁的笑話,做「拉」的動作。

做動作也就算了,關鍵配合上一張便祕臉,就容易導致觀眾生理不適。

而片中正經生孩子的場景,只有搖頭晃腦的短短三秒鐘,下一個畫面,就是一家三口相視而笑了。

《一路驚喜》只有5.1分的豆瓣評分,相對來說還是客觀的。

包括這場生孩子戲在內,整部電影就是一出典型的鬧劇。但即便放在鬧劇的標準下,趙麗穎的這次生子表演,也屬實拉胯。

9、唐嫣《燕雲臺》

古裝大戲《燕雲臺》中,其實有兩場生產的戲,對比明顯。

一場戲的主角,是盧杉飾演的烏骨裡。

盧杉演的生產戲,還是很精彩的。

脖頸上的汗珠,因為用力而不斷扭動的身體,還有痛苦的表情,甚至連額頭上被汗水浸濕的頭髮,都能讓觀眾感受到生孩子的痛楚和艱難。

最後不自覺抓枕頭這一下,也形神兼備,因為孕婦在使勁的時候,是會不自覺抓東西的。

而生完孩子後,全身突然的放松和洩力,也表現得十分傳神。

並且這裡有一個其他劇註意不到的細節。

生完孩子後孕婦根本無法坐起身看孩子的樣子,《燕雲臺》盧杉這場戲在這裡做了寫實性還原。

可到了唐嫣,生子的氣氛就有些詭異了。

在宮外一眾人作法,宮殿裡所有人的焦急等下,沒三秒鐘,生產就完成了。

更讓人不解的是,剛生完孩子的蕭燕燕(唐嫣 飾)不僅妝容精致,表情輕松,發型舒展,滿臉更是沒有一絲汗珠。

看著紅潤的面龐,不知道劇情的觀眾,以為唐嫣不是生孩子,而是做了一次極其舒適的馬殺雞呢。

皮哥理解,或許作為第一女主,唐嫣有權利在劇情中保持自己的個人形象,所以生個孩子都要端著。

孩子可以生,發型不能亂,這樣的女主,真討嫌。

8、楊幂《三生三世十裡桃花》

劇版《三生三世》中,楊幂飾演的素素就有一段生子戲。

這段戲是皮哥見過最奇葩的,沒有之一。

或許對大幂幂的演技心有餘悸,導演讓素素生孩子的時候,用一條白布蒙上了眼睛。

眼睛是傳達情感最重要的器官,沒有了眼睛,這場生子戲也註定是盲目的。

整個生產,素素只做了兩件事。

第一件事是不斷搖頭晃腦。

不知道劇中是不是有搖頭可以為人物提供能量和動力的設定,楊幂不斷晃動的腦袋,讓觀眾在看到大特寫的時候,以為她不過是睡著做了個噩夢而已。

另一件事是皺眉,外加氣若游絲的喘息,喘息只有那麼一瞬間。

一個大特寫,一聲雷電之後,孩子就這樣出生了。

或許在主創的世界裡,神仙生孩子本就不該有痛感。

蒙眼的楊幂表現出來的,更多像一種感冒發燒般的不適,根本沒有生孩子應有的生理反應。

看著生完孩子後出奇平靜和安詳的素素,觀眾的智商仿佛受到了一次無情的嘲諷。

講道理,這種蒙眼生子戲,任何一位女星去演,都不一定比楊幂更差。

7、楊穎《一場風花雪月的事》

這部影片是楊穎和黃曉明第一次合作的電影。

片中楊穎飾演的女警呂月月,有一場在車上突然生子的戲份。

這場生子戲,也擊碎了不少觀眾的三觀。

當時的楊穎才24歲,肯定沒有過生孩子的體驗,但就演技來說,這場戲也足以讓觀眾大跌眼鏡。

即將生子的呂月月,將車停在路邊,自己下車產子,這時候,楊穎已經戴上了痛苦面具。

痛苦的表情是對生子生理之痛的傳達,這本無可厚非。

可出問題的是,楊穎在整個生產的過程中,都是這種扭曲猙獰的表情,配以歇斯底裡的尖叫。

能夠感覺到,楊穎放棄自己的偶像包袱,做出這種大尺度的表情,已經在盡力向觀眾傳遞人物情感了。

可因為表現太過用力,表情太過單一,聲音太過恐怖,讓觀眾不僅無法體會到這是生孩子的痛苦,反而有一種不知所雲的不適觀感。

坦白說,這其實就是表演水平的限制。

因為這段表演沒有任何層次,也沒有任何辨識度,如果不說是生孩子,她可以是任何一部影片中的任何一個受了重傷或受到驚嚇的女性角色。

更讓人出戲的是,生完孩子後有一個鏡頭,是車後的楊穎穿著一條牛仔褲……

這是一處明顯的穿幫,因為穿著牛仔褲,怎麼可能生孩子?

剛開始演戲的時候,楊穎的風評就壞了。這麼多年她因為演技被嘲諷很多次,著實不冤枉。

6、穎兒《山河月明》

不久前大熱的《山河月明》中,穎兒飾演的徐妙雲,也有一場生產的戲。

這場戲,讓皮哥對穎兒的演技有點刮目相看。

單看生產戲,穎兒的表現可圈可點,很是到位。

先看生子過程中的使勁,孕婦生產一般使勁都是一頓一頓的,因為要憋氣用力。穎兒在生產過程中亦是如此。

再看痛感,面部暴起的青筋,被汗水浸濕的額發,虛弱的狀態,以及用盡全身力氣的爆發,讓觀眾直觀感受到,這就是真的在生孩子。

使勁的時候,並沒有亂七八糟的叫老公名字、喊孩子名字這種魔幻戲碼,而是很普通的使勁的聲音,配合穎兒痛苦的面部表情,觀眾也能體會到那種掙紮。

孩子生下一瞬間那種洩力和虛弱的感覺,也十分到位。

看生產完後的穎兒,沒有妝容,頭髮散亂,面色蒼白,但盯著孩子的眼裡滿含愛意。

這是一個正常的母親,也是一次寫實的生產過程。

《山河月明》這部劇確實質量一般,但這場戲是整部劇為數不多的亮點之一。

穎兒這個演員,未來可期。

5、周迅《紅高粱》

2014年的劇版《紅高粱》中,周迅就貢獻了自己最有代表性的表演片段之一,生孩子。

周迅的演技是很好的,從這段戲中,我們也能清楚明白地看到對產婦生孩子過程中的表演層次。

最開始的時候,九兒眼神裡還是有一絲稚嫩和害怕的,面對即將生產的自己,她只念叨了一個字:「疼。」

生產過程中,我們既能聽到周迅沙啞的嘶吼,也能看到她因為痛苦和害怕而流出的眼淚,帶出的哭臉。

第一次生孩子,所有產婦都帶著恐懼的心理,能把這樣的微妙的情感變化表達出來,可見周迅的功力。

最後,是生產的痛感。

九兒的臉上幾乎被汗水和淚水浸潤,她脖子裡有豆大的汗珠,臉色也開始變得蒼白,因為痛苦和使勁的緣故,她身體不自覺往後仰,表情甚至變成了絕望。

生產之後的無力和蒼白,便自然而然了。

這段戲,一直被譽為「教科書式的生孩子」。

甚至之後很長一段時間,女星生孩子的戲,都是以這段戲做參考標準的。

4、張天愛《我和我的父輩》

在《我和我的父輩》中,張天愛飾演的邨姑大春子,也有一段生產的戲份。

這段戲跟吳磊飾演乘風的死亡戲剪輯在一起,象徵著犧牲和新生的傳承。

電影中,張天愛的生子戲所占戲份不多,但這段在船上生孩子的戲,卻有重要的意義。

比起周迅的生子戲,張天愛這段戲中規中矩,可能因為剪輯的緣故,這段戲並不完整,造成了觀感上的割裂。

但在痛感表現上,張天愛還是完成得很好,尤其她那聲撕心裂肺的喊聲,是乘風犧牲的高光時刻,就像為他犧牲專配的背景音。

既有點悲壯,又有點震撼。

張天愛曾在現場說,自己沒生過孩子,這段戲主要靠導演吳京現場指導。

不過從當時路透的花絮來看,張天愛貢獻了不少猙獰的「表情包」。

這也是張天愛敬業表現的一部分。

3、任素汐《親愛的小孩》

要說今年生孩子表演最傳神的,莫過於爭議熱劇《親愛的小孩》中,任素汐產子的表演了。

躺在產房,陣痛襲來的時候,她就開始打退堂鼓,因為那種疼痛,足以讓她放棄所有想法,直接選擇剖宮。

進產房的時候,那種身邊沒有人幫忙的無助,瞬間就湧出屏幕。

痛有兩種,一種是外放的,大多數生子戲,女星們都是歇斯底裡地吼叫,來表達痛楚。

但任素汐並沒有,她表現的,是一種無聲的痛感。

滿臉的汗珠,被汗水浸濕的頭髮,以及因為口幹時不時的抿嘴,雖然沒說一句話,我們已經可以體會到生孩子的困窘和疼痛了。

而那種憋著勁不出聲的使力,讓疼痛的生理不適之外,多了一層壓抑。

疼是心理上的,這種壓抑卻是精神上的,這一刻似乎也在預示著整部劇之後的故事走向。

而生下孩子的那一刻,雖然放松下來,但任素汐的眉頭並沒有完全舒展,因為剛生完產婦不僅身體虛弱,精神也比較敏感,所以她還緊緊挽著眉頭。

任素汐的表演,劇中的場景設定和情節,幾乎都是寫實版的生孩子。

皮哥可以負責任地說,或許小流程不大一樣,但在醫院生子的大致情況,就是這樣的。

這也是《親愛的小孩》故事的底色,是它能收獲那麼多好評的原因。

2、海清《北京遇上西雅圖》

《北京遇上西雅圖》中,海清飾演的孕婦周逸有一場水中分娩戲。

作為「國民媳婦」,沒幾場生孩子的戲份還真不敢接這個稱呼,但此片中的這場戲,卻帶壞了海清的風評。

首先,生孩子只有一個醫生,還有兩個家屬圍觀,就已經相當魔幻,並且水中分娩的孕婦下方沒有任何遮擋,這也與事實不符。

其次,海清的表演太過浮誇,以至於並不像在生孩子,她張牙舞爪,歇斯底裡,手腳不受控制,一會兒吃東西,一會兒大叫,看起來像個神經病。

最後,作為一個生產的孕婦,生完孩子後的海清,就像處理了一件難事一樣,不僅歡呼雀躍,還大聲叫好。

看她這個表情,哪像是生了個孩子,更像是中了彩票吧。

1、孫儷《羋月傳》《甄嬛傳》

孫儷被稱為「生產專業戶」,是因為她貢獻了很多劇中生產名場面,其中最著名的,是《甄嬛傳》和《羋月傳》兩部大女主宮鬥戲。

拍《甄嬛》的時候,孫儷還未產子,所以這部戲中,生孩子的戲份是孫儷全靠演技演出來的。

臨產痛苦的眼神,生產中因疼痛幾乎窒息的喘息和絕望,讓觀眾以為孫儷真的在片中生產。

這種逼真的表演,也奠定了孫儷在「生孩子」表演領域獨一無二的演技。

到了《羋月傳》,孫儷的生子戲份就更純熟了,因為這時候她的孩子已經出生,有了親身經历的生活經驗,來支撐劇情中的表演。

片中羋月產子,幾乎要了她半條命,但在迷離中,依舊能看到作為一個母親的堅持。

因為這場戲本就是難產,所以羋月當時性命垂危,雖然臉上沒有漣漪,但從肢體動作和表情,觀眾能看出羋月在調動渾身上下的肌肉,想要生下孩子。

之後的一聲嘶吼,完美詮釋了「用命生孩子」這句話,也是劇中最具爆發力的時刻。

雖然這是兩個小小的片段,但從細節上,依舊能看到孫儷對生產這件事的理解和不同。

好演員就是這樣,表演不會陷入程式,而是根據角色、情境、故事而變。

話說回來,生孩子是最考驗女星演技的戲份,這15位女星中,有的為自己演技正名,有的則露了怯。

表演生產痛感的方法實在太多,不一而足,作為男性觀眾,在看這些場景的時候,回憶起的,應該是自己母親和妻子一朝分娩的鬼門關之劫。

女性不易,任何一位用心表演生子的女星,都值得觀眾肯定,

就像任何一位願意給家庭生孩子的女性,都值得最大的尊重。

文/皮皮電影編輯部:蜉蝣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