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蘭·德龍說他活夠了,隨時準備死,只是不要把他挖出來驗DNA

阿蘭·德龍

1960年的電影《怒海陳屍》,講述的是貧困青年湯姆·里普利,為了過上富裕生活,陰謀殺害自己朋友富家子菲利浦的故事。

影片中有一個經典場景:里普利靠在沙灘椅上,雙目輕合,襯衫敞開。他手裡拿著一杯酒,一邊慢慢地品,一邊思考謀殺計劃。椅子後面的藍色大傘佔據了大部分背景,不過沒有為他遮擋陽光。他的臉沒有任何錶情,看似慵懶平靜的外表下涌動著波瀾,觀眾們提著一顆心,急切地想讀懂他。

 

里普利的扮演者是時年25歲的阿蘭·德龍,他在片中完美地演繹了里普利這個外形俊美但內心冷酷的壞蛋。

上世紀六十和七十年代是法國影星阿蘭·德龍事業的全盛時期,那時他被認為是法國,乃至全世界,最英俊的男人。中國觀眾認識他是從電影《佐羅》。飾演佐羅時,阿蘭·德龍已經進入不惑之年,依然魅力十足。

阿蘭·德龍既扮演過佐羅那樣的英雄,也飾演過很多反派。因為顏值太高,即使是演大壞蛋,人們(尤其是女人們)對他也無法恨得咬牙切齒,所謂「顏值即正義」。

 

他身上有一種黑暗氣質,加上絕世美顏,給人亦正亦邪的感覺。這種氣質是如何形成的?阿蘭·德龍說是因為童年時父母曾將他拋棄。

四歲時,他的父母離婚後各自再婚,他成了多餘的人。「我父母在我四歲的時候就把我趕走了。我發現自己像孤兒一樣呆在寄養家庭。我出名以後,他們倆又都跑回我身邊。突然之間,他們想起來有個兒子。」

還有一件事,阿蘭·德龍說無法原諒他的父母。17歲時,年幼無知的他報名參軍,結果被送去印度支那打仗。「大多數人蔘軍時都是21歲,我只有17歲,我的父母毫不猶豫地簽署了徵兵授權書,這是他們第二次拋棄我」。

「幼年時沒有得到的愛永遠無法彌補。即使我與我愛的女人在一起,也感覺孤獨。四歲的時候我就明白,你最愛的人可以拋棄你。」

因為兒時被親人傷害過,他無法對別人,哪怕是極為親近之人,產生完全的信任,這是他對父母的心結。他放任這個心結影響了自己一生,長大后,每次經歷情感波折,他都會把這個心結作為自己缺乏責任感的借口。

一個有毒的情人

阿蘭·德龍從來不認為自己只屬於一個女人,他還承認,自己的成功離不開眾多女人的幫助。

「當我從印度支那回來時,我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如果我沒有遇到我遇到的女人,我早就死了。是女人——我不知道為什麼——愛我,讓我進入這個職業,希望我從事這個職業,為我戰鬥。」

他的第一個貴人就是女人,演員布麗吉特·奧伯特,比他大十歲,她將他引薦給了導演伊夫·阿萊格雷特,後者把他領進了電影藝術的大門,讓他在1957年出演了一個角色。1958年,他遇到了第二個貴人,年輕美麗的德國演員羅密·施耐德。那時她已經因為飾演《茜茜公主》而被觀眾熟知,他還是岌岌無名。

阿蘭·德龍甩了布麗吉特,開始瘋狂地追求羅密。少女的芳心被他無懈可擊的外表和法式浪漫迅速攻陷,羅密不顧母親的反對,一年後與阿蘭·德龍訂婚,放棄自己在德國如日中天的事業,移居法國。

他23歲,她20歲,正是最美的年華,媒體稱他們為歐洲電影界最美麗的一對。羅密深愛阿蘭·德龍,可她無法留住阿蘭·德龍這個浪子的心。

阿蘭·德龍和羅密·施耐德
在與羅密相戀期間,阿蘭·德龍和德國歌手尼可發生了一夜情,1962年,尼可生了一個兒子,名叫阿里。阿蘭·德龍一直不承認這個孩子是他的。由於尼可的精神狀態不佳,無法照顧阿里,阿里後來被阿蘭·德龍的母親收養。

同樣是在1962年,阿蘭·德龍背著羅密與21歲的女演員娜塔莉·巴特萊米搞地下情。1964年,阿蘭·德龍在給羅密留下一封分手信和一朵玫瑰花之後不告而別,「我和娜塔莉去墨西哥了,有一堆事要做。」

8月,阿蘭·德龍與娜塔莉秘密結婚,一個月後他們的兒子安東尼出生。娜塔莉是阿蘭·德龍眾多伴侶中唯一與他結過婚,用了他姓氏的女人,她後來說:「我很天真,他不忠,但我沒有。」

阿蘭·德龍,娜塔莉·德龍和安東尼·德龍

五年後,這段婚姻以阿蘭·德龍的移情別戀告終,他與娜塔莉離婚,投奔女星米蕾葉·達爾克的懷抱。米蕾葉可能是被他PUA了,她不像羅密和娜塔莉一樣,要求阿蘭·德龍只愛她一人。她說:「阿蘭教會我,沒有什麼是屬於你的,男人不屬於你。只要我們能住在一起,享受在一起的每一刻,還有什麼可抱怨的呢?」

阿蘭·德龍和米蕾葉·達爾克

米蕾葉陪伴了阿蘭·德龍14年,兩人於1982年分手。米蕾葉的心臟有問題,不能生孩子,阿蘭·德龍想要自己的孩子,這可能是他們分手的原因之一。

1987年,阿蘭·德龍遇到比他小31歲的荷蘭模特羅莎莉·范布里曼。羅莎莉給阿蘭·德龍生了一兒一女。兩人於2002年分手,阿蘭·德龍稱羅莎莉為「孩子媽」。

阿蘭·德龍和羅莎莉·范布里曼

1982年羅密去世后,阿蘭·德龍給她寫了一封長長的情書,感動了很多人。

……我記得第一次見到你的情景。你從維也納飛到巴黎,我在機場等,拿著一束不知道該怎麼抱的花。電影製片人告訴我:「把這些花給她。」

我像傻瓜一樣抱著鮮花等待著,周圍是成群的攝影師。當你下飛機時,我走了過去。

你對你媽媽說:「這個男孩是誰?」

她回答你:「一定是阿蘭·德龍,你的搭檔……」

然後什麼都沒有,沒有被雷擊中的感覺,沒有。然後我去了維也納,在那裡我們一起拍了電影。然後我瘋狂地愛上了你,你也愛上了我。

我們經常問對方:「是誰先墜入的愛河,你還是我?我們數一,二,三!然後回答說:一起!我的天啊,我們是如此的年輕和快樂……

阿蘭·德龍和羅密·施耐德

多年以後,阿蘭·德龍在一次採訪中說,羅密是他一生的女人,他後悔沒有娶她。可是,他也說,羅密在43歲時去世,至少凍結了她的美貌,「我不想在70歲時見到她,這樣對她來說是更好的結果。」

所以,他對羅密的愛能有多深?

一個失敗的父親

2019年,57歲的阿里試圖通過法律手段讓阿蘭·德龍承認和他的父子關係。阿里在法庭上回憶了18歲時去找阿蘭·德龍的情景:「阿蘭·德龍一隻手放在方向盤上,另一隻手拍拍我的肩膀,給我做了一番演講——他說,你是我的朋友,你是我的朋友,但我要告訴你一件事,你的眼睛不像我,你的頭髮不像我,你不是我的兒子,你永遠不會是我的兒子。我只和你媽睡過一次。」

(左)阿蘭德龍,(右)阿里

不管阿里尋親的真正原因是為了獲得親情,還是為了錢(遺產),阿蘭·德龍都打定主意永不相認。阿蘭·德龍擔心自己死後可能會被挖出來做DNA親子鑒定,他對媒體說,「我已經告訴我的女兒,當我死的時候,別把我挖出來,請不要讓這種事發生在我身上」。

除了阿里,阿蘭·德龍還有兩個兒子和一個女兒,都在演藝圈打拚。他似乎不懂如何與兒子相處,與兒子們的關係都不好,在事業上也沒給他們多少幫助。女兒阿努奇卡是唯一得到了父愛的孩子,從小陪他走紅毯,他指導她演戲,稱她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

 

小兒子阿蘭-法比安·德龍出生於1994年,是一名模特,也是容貌最像阿蘭·德龍的孩子。他對媒體說,小時候他父親家暴他母親,造成他的母親八根肋骨和鼻骨折斷。此舉惹得阿蘭德龍暴跳如雷,指責阿蘭-法比安接受採訪只是為了錢。不管怎樣,阿蘭-法比安還是以身為阿蘭·德龍的兒子感到自豪,他一直記得父親的一句話:「你是一個德龍,永遠不要忘記你是從哪裡來,你出身於一個高貴的血統。」

 

一個高度自戀的人

阿蘭·德龍是個高度自戀的人,這種自戀讓他覺得自己有凌駕於他人之上的特權。他很清楚地知道自己不是一個完美的紳士,人們喜愛他主要是因為他的絕世容顏。

「我做過愚蠢的事情,我進過監獄,我是個小惡棍。我有的只是這張臉。」

「我一生都被愛著,很少有男人像我一樣被愛過。」

“我非常非常英俊。女人都迷戀我。」

「我媽媽不得不在我的嬰兒車上掛個牌子,上面寫著 『你可以看, 但不能碰!』」

阿蘭德龍和母親

1963年拍攝電影《豹》的時候,阿蘭·德龍與導演打賭,影片收官前他能讓女主演克勞迪婭·卡汀娜迷上他。阿蘭·德龍不斷向克勞迪婭獻殷勤,晚上約她出去。她果然心動了,但同時也發現了那個賭約,所以及時懸崖勒馬。

《豹》劇照

阿蘭·德龍很清楚,他對女人的吸引力有多強,女人們前赴後繼地拜倒在他腳下,得到女人的心對他來說是件很容易的事。即使他告訴她們,他不是從一而終的人,她們依舊飛蛾撲火。也正因如此,他不懂得珍惜,一而再,再而三地在有了新歡之後捨棄舊愛。

 

一個不幸福的人

阿蘭·德龍就是一個矛盾結合體,作為法國電影界的傳奇人物,他收入不菲,與戴高樂一樣受人尊重,名譽,地位,財富樣樣俱全,可是,他並不感覺幸福。

2017年,82歲的他對媒體說,他太討厭這個世界了,很樂意現在就死去,他會帶著寵物狗一起走。「我討厭我們生活的這個時代,讓我覺得噁心。有些人令我憎惡。一切都是假的,都是為了錢。我會毫無遺憾地離開這個世界。」

他一個人生活在巴黎郊外的大宅里,陪伴他的只有寵物狗。他已經在教堂里準備好墳墓,隨時準備迎接死神的到來,他說「男人孤獨的出生,孤獨的生活,孤獨的死亡」。

他每天沉浸在回憶過去之中,懷念那些用膠片拍攝電影的日子。他不再看自己演的電影,因為電影中的大部分拍檔都已經逝去。他經常參加葬禮和紀念活動,孤獨感每一天都會增加。

曾經相愛的人都離他而去,只剩他孤家寡人,身體在中風之後每況愈下。他為自己事業的成功而自豪,對個人生活的失敗感到無奈。

阿蘭·德龍說,「除了幸福,我什麼都有」,「我身體里植入的程序是為了成功,不是為了幸福。兩者不能兼容。」

 

他把自己不幸福的原因歸咎於父母,一直為幼時沒有得到足夠的愛而糾結,其實,真正的問題在於他沒有學會如何去愛,不懂得「讓別人幸福自己才能幸福」這個道理。

他的母親說過:「我想我兒子的邪惡和我的善良一樣多,當他做蠢事的時候,每個人都得為此付出代價。所有的人,不管對他重要或不重要,只要接近我兒子就會被傷害。」

晚年的阿蘭·德龍花了不少時間反思過去,他說出了最重要的人生感悟:「我懂得了一切,並得到了一切。但真正的幸福,是給予。」

他終於明白,幸福生活中愛與被愛缺一不可,而且愛比被愛更能讓人感覺幸福。也許他幼年時從原生家庭中沒有感受到足夠的愛,所以欠缺愛的能力,可是後來有那麼多的人愛他,如果他不是一直以幼年時的痛苦做借口,只索取不付出,或者他能有更多的責任感,他的日子應該是越過越幸福,而不是越來越感覺不幸福。他的自戀和自私結出的是苦果,真正應該為他生活不如意買單的人,是他自己。

如果他和羅密在一起的時候就明白這一點,他和她的人生將會有怎樣的不同?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