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age.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低幼胡鬧!看完感覺智商有變低,只想把這片塞回去

2018《快把我哥帶走》衝上暑期熱門,不僅讓彭昱暢和張子楓的兄妹人設從台前延伸到幕後,還讓觀眾認識了一位腦袋裡充滿奇思異想的台灣女導演鄭芬芬。

今年暑期檔,她又帶著「快哥」姐妹篇——《二哥來了怎麼辦》回歸,可嬉笑怒罵中的異姓兄妹青春物語,似乎沒有想象中那麼酸甜可口了。

1

這一切,就像是一場鬧劇。

因為,在家「廝殺」多年的大學生楊聽風和高中生楊聽雨兄妹要面對一個全新的家庭成員——繼父的兒子李聖。

作為重組家庭的,能跟媽媽與李叔叔和平相處已經是聽風、聽雨最大的讓步了,如今竟然有個小少爺要來攻城略地,聽雨第一個不同意。

於是,還沒等李聖進門,楊聽雨就開始攛掇哥哥和自己一起抵制這個外來者。

令兄妹倆猝不及防的是,李聖竟然比預料早來了一星期,戰略部署還沒做好的二人只能硬著頭皮上。

聽雨決定,一定要在李叔叔和媽媽出差回來前把李聖趕走。

然而,李聖入住第一天就給兄妹倆來了個下馬威,李聖竟然半夜夢遊還差點跳下樓去。

為了保證李聖安全,聽風只能在睡覺時把自己和李聖綁在一起,點燈熬油地看住這個不省心的新弟弟。

儘管帶著一股敵對情緒,兄妹倆卻發現了李聖一個優點——做飯好吃。

貪吃鬼兄妹自然抵抗不住李聖的美食攻略,只要李聖問起吃不吃飯,二人便飛一樣衝到樓下,生怕自己那一口被對方吃掉了。

一邊享受美食一邊按捺不住躁動,聽雨還立下了家庭公約,安排所有的家務都讓李聖承包。

恰逢媽媽和李叔叔回來,為了防止惡作劇暴露,聽風、聽雨只好反被李聖「鉗制」,當起了他的跑腿外賣員。

正是在這種你來我往的互動中,三人間的敵對情緒慢慢消散了,當大哥和二哥聽到妹妹被打之後,紛紛操起傢伙去給妹妹報仇,他們也終於從陌生人變成同一戰壕里的三兄妹。

儘管這次為妹妹討回正義的「壯舉」遭到了媽媽狠狠責罵,但一直缺少家庭溫暖的李聖卻找到了親情,而聽雨也為「二哥來了怎麼辦」找到正確的答案。

2

《二哥來了怎麼辦》用兄妹三人的雞飛狗跳渲染了一種歡樂無邊的家庭氛圍,但主題其實是重組家庭的關係。

雖然故事以聽風、聽雨和李聖的對抗為切入點,但必須關照的始終是父母和子女兩個面向,畢竟將孩子置入如此境地的還是結婚、離婚又再婚的父母。

對於兄妹三人,最「難纏」的是眼前生活在一起的媽媽和李叔叔。

因為這對父母的工作性質,孩子們不得不經常自己照顧自己,於是聽風養成了保護妹妹的習慣,而李聖也因此練就一手好廚藝。

楊媽媽對聽風、聽雨的教育也展現出強勢母親的智慧與妥協,她非常熟練地讓兄妹們罰站認錯,並希望每次爭吵後學會包容和關愛彼此。

相較而言,處於整個大家庭邊緣的楊爸爸和李媽媽則折射出當前家庭教育中的諸多問題。

因為債務,楊爸爸借住在聽風、聽雨家,他聽到妹妹練聲不標準就親自示範,沒成想卻得到女兒聲淚俱下地控訴。

聽雨從來都不知道爸爸是個聲樂高手,因為無論是練歌還是學習都是哥哥聽風鼓勵和陪伴她,而這個不靠譜的爸爸每天只會和手機打交道。

李媽媽也是個讓李聖矛盾的存在,他知道媽媽很愛自己且不願意跟自己分開,可漂亮的媽媽也很愛她新交的每個男友,沒什麼時間來陪伴兒子。

換言之,他們代表了一群裝作負責卻忽略孩子感受的不成熟父母,而這些缺憾也必然會給孩子帶來強烈的不安全感,也不怪三兄妹一聽到家裡有點風吹草動就擔心會不會被趕出去。

也許,電影真正要問的從來不是「二哥來了怎麼辦」,而是在父母與子女的關係上,不成熟的父母與待成熟的孩子相遇時,究竟該怎樣努力才能向彼此走近一步。

3

國內對重組家庭議題進行探討的影視作品,有童年寶藏《家有兒女》,以及趙寶剛導演的現實主義作品《家的N次方》,但他們遠沒有《二哥來了怎麼辦》拍得如此雞飛狗跳,這種熱鬧也暴露了不少問題。

為了讓聽風、聽雨展現孩子的胡鬧與天真,二人在故事中cos了很多經典電影角色,甚至胡先煦和鄧恩熙還故意表現出浮誇的幼態。

可仔細想想二人大學生、高中生的人設,上述行為更像是中小學生形象。

與年齡一樣跑偏的還有兄妹三人的生活狀態,也許因為台灣導演不知內地學生辛苦,雞娃盛行的年代還有誰家高中生會在暑假沒日沒夜勾心鬥角呢?

由於修改過檔期,上映版本中並未出現預告的部分片段,電影本身還存在邏輯硬傷、結構不完整的問題。

李爸爸為了息事寧人自作主張把錢借給了楊爸爸,楊媽媽氣不過理論,二人一氣之下要離婚,本該是劍拔弩張,三兄妹卻打開了家裡的防火警報,一家五口在噴水的家裡玩了一圈竟然就解決問題了,實在是對家庭矛盾最低幼的處理。

為了塑造聽風的好哥哥形象,電影藏起了聽風與李聖早就認識的伏筆,雖說埋下淚點,可聽風本人的懂事成熟卻始終缺了一塊,估計觀眾也和妹妹一樣好奇——哥哥是怎樣一個人成長得那麼好?

在李聖的夢遊問題上也一樣,角色數次發問,可無論父親還是導演都未曾給出回答,讓這種有故事可挖的心理問題淪為展現哥哥好形象的工具。

儘管胡先煦、鄧恩熙與鄭偉都是熒幕上的小明星,童年的可愛與成長蛻變獲得過觀眾肯定,但由於混亂的劇本以及導演錯誤的調度,導致本片不能複製前作的口碑與路人緣。

非要說這部「未完成」狀態的電影有什麼突出優點,那就是在三胎政策引發熱議的當下,再次讓觀眾看到一家N口的喜怒哀樂,也提醒更多經歷過家庭變故的人們,既然痛苦無法改變,那就請和值得的人一起創造眼前和未來的幸福。

 

更多閱讀 💃 🕺

Translate »
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