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街頭的羞羞廣告,太讓人無語

日本廣告

日本的確是一個充滿矛盾的雙面人 :

極度好戰又極度溫和

極度好戰又極度溫和

極度黷武又極度愛美

極度粗魯傲慢又極度彬彬有禮

極度死板又極度靈活

極度保守而又極度喜歡新事物

……

極度物質享樂又極度崇尚精神

—— 著名的《菊與刀》,美國人如此刻畫日本

—— 著名的菊與刀,美國人如此刻畫日本

在這樣一個低慾望、處女率40%的國家,色情行業卻相當發達,甚至近乎合法。

看似矛盾,但卻又合理,此外日本色情產業也貢獻著豐厚的利益關係。

過去30年的日本經濟或許可以用噩夢來描述,不過即使日本經濟再低迷,色情業卻從來沒有倒下,日本在經濟蕭條後,大量企業倒閉,股市、期市、樓市不景氣。

在巨大的社會壓力之下,色情產業變成了很多人的樂土。幾乎每個大中型城市都有”紅燈區”。

僅公開的、合法的直接經濟效益就達600億美元。

有經濟學家戲稱,現在的日本成人業足以讓它50年內不爆發經濟危機。

在八十年代日本還處在泡沫經濟時代,這個時候日本色情產業崛起了。

其中出現了一位風雲人物,號稱日本AV帝王的村西透。Netflix公司推出的《全裸監督》就展示了他跌宕起伏的一生。

其實在村西透之前,日本就存在以「性」為主題的電影,在上世紀60年代,日本出現了一 「粉紅映畫」的成人電影,第一部粉紅電影是1962年的《肉體市場》,而真正把「粉紅映畫」帶火的是導演若松孝二。在這一時期,日本還沒有所謂的「色情片」,人們稱這種電影為「粉片」、「黃片」、「裸片」。

一直到1968年才有個像東映這樣的大製片廠製作粉紅電影(《德川女系圖》),之後,大映、日活、松竹也紛紛加入到製作「粉紅映畫」的行列當中。

像「色情」、「色情片」這些名詞的流行始於1971年,當時正好是美國對於色情片解禁,這個新聞也很快傳入到了日本。《中央公論》雜誌1971年5月號(4月上市)刊載林宗宏關於「淫穢色情對策諮詢委員會」的文章。

1971年7月,東映的池玲子第一次裸體出鏡,男性雜誌用了「大型色情女優」作為宣傳語,就在1971年,日活宣佈成人電影作為其新的發展方向,「色情」一詞就被沿用至今。

日本的色情業,涉及服務業、旅遊業、影視業甚至ACG。據報道,一年的直接經濟效益達幾百上千億美元。對於東亞諸國和地區,如中國大陸、台灣、韓國、泰國、越南、寮國、菲律賓、印尼等的性文化影響較大。

日本色情經營依法經營、照章納稅,每當夜幕降臨,「牛郎織女」們熱情地拉客。而街頭這些到處立著的醒目的誘惑力很強的廣告牌,美女靚男的照片真是讓人眼花繚亂,坐耐不住……

如果客人看上哪位,直接翻牌就是,但令人費解的是,這些色情廣告上竟然還有一些我國男女明星,難道也能翻牌上嗎?

當然不可能……

以下是日本街頭的一則情色廣告,一位疑似中國女星的美女頭像被印在上面。

再有下面只需要花2500円日元(相當於人民幣157元),就可以享受楊MI為您全身按摩30分鐘。

楊MI當然不會為日本風月場所代言,這些都是風俗店的單方面行為。

總之,街頭這些「明目張膽」的色情廣告,被冒用照片的中國女星更是數不勝數。

就像過去國內酒店門口的小卡片一樣經常都貼著日本女星的肖像,這些日本到處樹立的廣告牌用的是中國女星的肖像,可見兩國人民在審美領域是一致的。

需要美人照片做宣傳的風俗業,用本國女性照片搞不好會吃官司,乾脆用國外女明星肖像,反正天高皇帝遠,誰也不知道。

雖然廣告可以明目張膽,但其實日本的風月場所也是有很多的限制,比如你要建造學校,那麼學校周圍幾公里之內不能有風月場所,不然政府是不會給你的學校註冊的。

還有一些廣告介於色與不色之間的,比如少女(僅限於)陪睡業務,摸奶募捐公益事業善款等等稀奇古怪的服務……讓一次來到這個國家的人看了確實很羞澀。

只要人類能想得到的花樣,在日本應有盡有……

即使是色情產業,日本也發揚了工匠精神……

即使是色情產業,日本也發揚了工匠精神……

即使是色情產業,日本也發揚了工匠精神……

再比如街上廣告車公然招募女公關的廣告語

再比如街上廣告車公然招募女公關的廣告語:

「男朋友是福澤諭吉」,一語雙關的妙……

「男朋友是福澤諭吉」,一語雙關的妙……

這樣「變態」的日本,你喜歡嗎?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