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演員演媽就是認命了嗎?

倪虹潔

正所謂一朝演媽,終身演媽,”演媽”可以說是所有女演員的人生大坎。

近幾年重回大眾視野的倪虹潔老師儼然成了演媽專業戶。

甚至她今年的幾部作品《我和我的父輩》《陽光姐妹淘》《星辰大海》《突如其來的假期》……直接把各年齡段孩子的媽演了個遍。

網友雖然憐惜她年紀也不大就開始給同齡人演媽,但因為演技了得,還是一邊倒地狂贊她「演媽像媽」。

但她自己真的就甘心嗎?

其實在節目裡,她是抱怨過的。明明每天一起牀能量充滿像個拉長的皮筋一樣,鬥志滿滿渴望創造新角色,但總是有想法沒機會,角色永遠爭取不到,皮筋彈回來還把自己打得生疼。

但因為自己的性格習慣了說好,所以也就一媽到底了。

而像倪虹潔這樣的女演員還有很多,現實生活中孩子沒有一個,履历上演的媽卻已經好幾頁了。

所以,女演員一旦開始「演媽」就是認命了嗎?

眾所周知,影視圈對女演員並不友好。

打入圈那天起,沒背景的女演員只能猛著勁兒地拍作品攢人氣才能有拍下一部作品的機會。所以甭管是丫鬟侍女背景牆,能有機會就得上。

好不容易靠一兩部代表作抱穩了飯碗,轉眼又到了30+的年齡,又得重新跨道坎兒。

或者是年齡正在坎兒上掛著,說大還不算大,可怕的是制片人一個電話打過來,說你連演「媽」都不夠格。

多少女演員,十年橫店酷暑嚴冬,不過是為「演媽」打了個基礎。身處這種淘汰機制異常變態的職場,不可能不惱火。

陳德容46歲時就搞過危險發言,那種演媽的戲,她是死都不會接的。

在她眼裡,演媽就是天了嚕的奇恥大辱,而且這位姐姐有自己的道理,費這麼大勁兒保養還要演媽,那女明星花真金白銀保養有何意義?

可態度歸態度,這些年她的確也沒甚麼出圈的好戲了。

而比起陳德容,有些女明星要靈活得多,生活和事業分得很開,先邁哪只腳都不會錯。

一些一線實力派女演員,線下帶娃,線上專營都市丁克麗人和職場獨立女性的角色。

劉濤自30+後開始摒棄賢妻良母的角色,脫下圍裙,換上西裝,走出廚房,住進公寓,直接把女高管的角色一把抓。

袁泉、孫儷、馬伊琍等一票生娃再就業的女演員同樣把住了時代的脈搏,把大城市裡苦拼錢程的女主角演了個遍。靠著糢糊的角色年齡和「要甚麼男人」的對外宣言勝中求穩。

戲好不假,戲「安全」才是真。

當然,演媽這個事兒也不必框太死,很多左右搖擺的女演員極力撇清,自己是可以演媽的。

But!只演限量版的媽。

比如左小青,她直言讓自己演媽可以,那得看孩子多大了。

這句話就很討巧,尤其在今年宋祖兒、周也等95後小花紛紛挑戰懷孕生子戲,被誇演技炸裂的時候,誰都能意識到演成年人的媽和幾歲孩子的媽意義可是不同的。

畢竟演成年人的媽看的是年齡,而演幾歲孩子的媽談的卻是演技。

孫儷的《小姨多鶴》,周迅的《橘子紅了》都是在30歲前挑戰的角色,而這兩部戲共同之處就是頻繁被提起的難產戲,沒有孩子卻能演得逼真確實是了不起的事情。

但如今40+的她們卻更願意演全年齡段的大女主。

畢竟很多大女主戲其實是把演技當賣點的,女演員的「一條龍服務」代表著絕對的話語權,演媽不僅不羞恥,還帶著德藝雙馨的title。

還有某些女演員但凡踩過一次坑,始終記得兩個字「快逃」。

比如縱使精明如伊能靜,二十年前也不幸濕過鞋。

那時她才33歲,在臺劇《貧窮貴公子》裡演了周渝民的媽,當年仔仔也就二十出頭,這個事兒在《康熙》裡沒少被cue。不是黑料,勝似黑料。

如今伊能靜已經53歲了,按理說,只要她想演媽角,本子可以摞成山。可她堅決不演,反倒熱衷於在親子綜藝裡飾演「好媽媽、好妻子、好媳婦」的三重奏角色。

不過怎麼說也算找到了事業新方向,沒丟了老本行。

圈子是殘酷的,有人有得選,有人沒得選。

對於仍然熱愛演戲的女演員,人生裡認命的事兒可太多了,「演媽」不過是其中之一,該扛的還是得扛,在業內唧唧歪歪絕對混不下去。

80年生人傅淼在06版《神彫俠侶》裡飾演過公孫綠萼,她年輕過,也被觀眾喜歡過,美顏可與劉亦菲同屏PK。

十多年過去了,她在《錦心似玉》裡演女主的媽,男主鐘漢良倒是不老神顏,但他可要比傅淼大出6歲。

這公平嗎?沒事兒,認命。畢竟男主是小哇嘛。

但是傅淼認命,吳越可怎麼認命?

她在《大秧歌》裡演了楊志剛的媽,雖然吳越比楊志剛大六歲,但楊志剛看起來可比吳越要老十歲。

不過吳越作為有演技的中生代女演員,明顯沒有被「演媽」束住手腳。

她身上有種剛柔並濟的特質,雖然很多時候她也槓不過角色的刻板和庸俗,但絕不會在角色面前主動認命。

其實在80後演員身上也能看到這一點,「演媽」對她們來說不僅不是認命,還是條晉升實力派的快車道。

但一般的媽入不了她們的眼,至少得是非主流的,能說一口方言更好,當然啦,一定得是做主角的媽。

萬茜在《兔子暴力》裡演的媽風情萬種又敏感脆弱,可鏡頭分明曖昧到分不清到底是母女還是情侶。所以這媽是演了,又好像沒有。

大幂幂前幾年也是想要踩著流量搞突破,營造了多年的少女媽咪人設說丟就丟,拋棄了精致的妝容,搞的灰頭土臉捯飭出了一部《寶貝兒》。對比同期還在執著於光鮮亮麗大女主的85花,大幂幂這無疑是壯志淩雲雄心滿滿。

但可惜最終水花不大,浪聲未起,「演媽」可能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而靠演媽轉型甚至直沖一線的例子也不是沒有。張小斐演完《你好,李煥英》大火特火,連粉絲碰見她都要親切地叫一聲「媽」。

但這種成功案例太特殊了,也不好拷貝。

所以說「演媽」是天坑不假,但在天坑裡摸爬滾打的女演員也有自己的尊嚴,女演員「不認命」的方式多種多樣,陳德容不演媽,是她不認命的做法,有些女演員「演媽」也是不認命的做法。

王琳二十幾歲就演媽了,一直演到現在,卻也沒有被觀眾厭惡,誰看到這張臉不叫一聲「雪姨」!雪姨真的沒有認命,而且年齡越大,越懂得把握各種機會來推翻自己的人設。

更牛的就得是張凱麗了,每次提到這個名字就像是喚醒了中國影視劇裡的遠古媽角神獸。

她不只是媽,還是國民丈母娘,甚至連小品都不放過,東北小品裡的丈母娘不是張凱麗的話,那絕對不夠專業。

正所謂鐵打的丈母娘,流水的女婿。女婿都退圈了,她還擱這兒屹立不倒,世界上還有比這更鐵的飯碗嗎?

說了這麼多,就快出一版「女演員靠演媽出頭」的成功學教材了,某種程度上,越努力越幸運,事實確實如此。

但換個角度,事實又遠非如此。

畢竟論演戲投資回報率的話,並不是誰都能像周迅這般做到絲滑有彈性。

周迅,既可以在《如懿傳》裡大大方方嫩演一把,也可以在《第十一回》裡當個潑辣悍婦。

而要說起內地影視圈裡的女演員奮鬥史,大都是「巧婦」和「無米之炊」的故事。或許通過個人奮鬥能變成田螺姑娘,但那些沒能轉型成功的女演員,不一定眼高手低,不一定沒努力過。

其實,「媽角」也能成為中生代女演員爭相競之的緊俏貨,但是像《隱祕的角落》裡劉琳飾演的周春紅、《地久天長》裡詠梅飾演的王麗雲……這種角色並不是每天都有,而且一旦投入進去,也不見得有甚麼贊助商會立馬找過來。

況且多數「國產媽角」要麼是親密關系裡的大反派,要麼是人到中年、情感破產的苦情怨婦,這種角色我們看過太多。事實上,擺在女演員面前的大都是這種角色。

更尬的是,有時演員的能力大於角色,但她們又把這些垃圾角色演得不錯,這時觀眾誇她們演技好,無非是覺得她們把怨婦演得惟妙惟肖。

演員可以升華角色,但成果畢竟還是有限的。

的確,有的女演員已經很牛逼。但或許也存在另一種可能性,要不是被爛機會和爛角色耗住了時光,她們本可以更牛逼。

無論是自虐程度還是敬業程度,誰說我們的女演員不能是凱特·溫斯萊特,但前提是得有《東城夢魘》這樣的劇。

於佩爾這樣的女演員,就更不可能出現在我們的文化語境裡了。她飾演的女性角色就沒怎麼一樣過,光是演媽都能洞穿觀眾所有的預期,總能從人性裡面看到鮮活的東西。

於佩爾之所以任性,是因為她從沒有「認不認命」的顧慮,沒有那麼多垃圾的東西環繞著她,讓她有被壓迫的感覺。

但我們的「國產媽角」就很慘了,不僅沒有屬於自己的欲求,還總被手賤的編劇加上一層人老珠黃、自我貶值的瘋癲型憂慮。

或者幹脆像斕曦在《嘉南傳》裡飾演的惡婆婆一樣,人物內在被徹底掏空,只剩下浮誇搞怪。

她本該值得擁有更好的角色不是麼?

當然,總有些看官比女演員看得更開,到甚麼年齡演甚麼角色,到了年齡就要演媽,歲數再大點演奶奶,但這個腦回路本身就有問題。

因為「媽」只是女性一生裡可能擁有的身份之一,而且還是個附屬身份。

女演員不想演媽,不是年齡焦慮,而是因為不想演個不倫不類的分身,明明學了彫塑,回頭卻撕起了窗花,這不就是陳德容說的「奇恥大辱」麼。

說到底,在僧多肉少的影視劇生態裡,與其去看輕女演員,還不如抵制那些「爛、惡、苦、淺」的女性角色,這些角色毒性很強,既刻板印象了女演員,也刻板印象了該角色所代表的女性群體。

只有生態沒問題了,演員的選擇才不會戰戰兢兢,因為很多演員只想把戲演好,而不是被爛角色強砸飯碗。

「女演員演媽」這種事,演有演的難,不演有不演的苦。

但說到底還是一句話:

「演媽」本身沒問題,但「媽角」不行請重寫!

設計/視覺:LVV

演媽怕是比當媽難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