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age.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演員鄭合惠子:在老成與純真間找平衡

鄭合惠子

文 洞照

作為演員,她的比較對象只有自己。倘若下一次能比這一次更好,便對得起大家的支持與她本人的努力。

演員 鄭合惠子。/受訪者供圖

採訪前一天晚上,正在看《小捨得》的鄭合惠子餓了,隨即點了一份 江西特色的雪菜炒飯,就著 排骨湯和鴨胗,一邊看劇一邊吃,滿足得很。

鄭合惠子自小貪嘴,同時又很挑食,所以一直比較瘦。工作后她才知道,人在又累又餓的時候,別說挑挑揀揀,就是連吃的時間都沒有。即便有時間,吃完也要馬上補妝,所以她現在「逮到 機會就狂吃」。

雖然是個吃貨,但鄭合惠子完全不喜歡做飯,也無意給自己營造烹飪小能手的人設。懶人如她,更樂於享受吃的過程,把美食與好時光融在一起,就像她年少時在 福州的生活。

「福州人喜歡吃魚,我住處樓下那條街就是賣 魚丸的。我那三年間的回憶,就是伴著魚丸上學,伴著魚丸回家。」魚丸的味道一出來,她就夢回初中。

「找那個 平衡」

初中時,市重點中學的氛圍讓鄭合惠子內卷了:「他們都很優秀,我就被同學們感染, 覺得怎麼人家這麼棒,我也想努力。」她埋頭苦讀,一周六個晚上都在補課,讀得有些吃力。

然而,鄭合惠子非但沒有變成書獃子,反而因能說會道、活潑 可愛的性格,得到了 老師們的青睞,並在高中時當上了學習委員。

鄭合惠子在 電視劇《 皮囊之下》中。/受訪者供圖

那時,《後宮·甄嬛傳》熱播,鄭合惠子邊看邊哭,發自肺腑地感嘆:「演得太好了!」電視劇是她課餘時間的最大愛好,看《 大宅門》和瓊瑤劇時,她會下意識地模仿劇中 角色。現在想起來,鄭合惠子覺得她當演員的基礎,也許就是那時打下的。

鄭合惠子總是被《情深深雨濛濛》里 依萍的角色吸引:「尤其是她爸拿馬鞭抽她的時候,我覺得她特別有性格,特別 倔強,我很喜歡那種 草根的感覺。」鄭合惠子與依萍有相似之處,她倔強、獨立,與甜美的外表形成「反差萌」。

在很多 事情上,鄭合惠子習慣於自己做決定,父母很少跟她聊未來。大二時跟公司簽約,她隔了半年多才「通知」他們。

鄭合惠子大學的專業是 播音主持,這是她與家人的一致選擇:「我小時候就是 主持人,又參加過演講比賽,我覺得是有這方面天賦的。所以當時也是誤打誤撞,因為播音主持,後來進入 表演行業。」

學習播音主持讓鄭合惠子受益匪淺,專業訓練糾正了她的 南方口音,鍛煉了她的語言能力,性格也因為播音主持變得更加沉穩。

人生的許多轉折點都在鄭合惠子的計劃之外,或者說,她原本就沒有計劃。主持和表演都是她喜歡的事,只要適合自己,她都會順其自然地堅持下去。她覺得自己很幸運,因為一切剛剛好。

名字里的「子」字,是 爺爺希望她像 男孩子一樣堅強的 期許。/受訪者供圖

鄭合惠子名字里的「子」字,是爺爺希望她像男孩子一樣堅強的期許。她理解祖輩的想法,他們希望她兼備傳統認知中女孩和男孩的美好品質。她不確定自己現在有沒有達到長輩們的期望,但她對自己還算滿意。

「我一直都挺堅強的,即使長輩不給我起這個名字,我的性格可能也是如此,這是天性的問題。很多事情我不在乎,比方說別人的抨擊。這種感覺不是因為心高氣傲,而是我從小就是這樣。」外界的聲音不是最重要的,鄭合惠子只在乎親近的人會如何看待自己。

身為上升星座雙子座,鄭合惠子覺得自己像風一樣善變,有時候很孩子氣,有時候比較成熟。她說這樣也好,「因為太老氣的靈魂不可愛,太幼稚的靈魂呢,你又會覺得做事情不沉穩」。

那她覺得自己是一個綜合的、有趣的靈魂嗎?鄭合惠子說:「我在找那個平衡。」

「我只跟自己比」

從2015年出演第一部 作品至今,鄭合惠子尚未徹底弄清什麼是「表演的 技巧」。她不是一名善於使用技巧的演員,過於強調技巧,有可能會分散她表演時的注意力。

「我現在唯一做的就是笨辦法,讓自己沉浸在角色里。如果這個角色沒有引發我的共鳴,我可能就演不到位。你要讓我用技巧去帶,我帶不出來。不是清高,而是我不知道怎麼去做這件事。」

鄭合惠子:我現在唯一做的是讓自己沉浸在角色里。/受訪者供圖

當然,技巧很重要。鄭合惠子也會向前輩或其他同行取經,學習如何用技巧調動情緒。在掌握技巧之前,她暫時運用自己摸索的方法:「先用幾句 台詞反覆刺激自己,然後去 聯想,聯想自己也好,聯想聽過、看過的事情也行。」

鄭合惠子給自己的定位是「感受派」演員,她的共情能力與生俱來,從小就容易「有感觸」。不過長大以後,內心隨著辨別能力的提高「變硬了」,只有真實的東西才能打動她。

在《 愛的厘米》中,鄭合惠子首次出演孕婦。在詮釋沒有真正經歷過的情節時,她會通過「看戲」汲取表演靈感。

「看孫儷老師的戲,還有其他一些老前輩的戲,要去感受。我知道(生產)是一個很 疲憊的過程,有些人可能喊都不敢有聲音,希望給自己留足勁。因為我(的角色)那個時候有點接近於快小產的 狀態,所以還不太一樣。」

鄭合惠子不是沒想過借鑒媽媽的經驗,但實際情況令她有些許無奈:「我媽生我的時候站起來了,她說她不生了,要剖腹產。我也不能把這個經驗帶去演吧?其實很多時候生活要比我們想象的誇張,生活本身就很戲劇。」

在表演時,如果類型陌生,鄭合惠子會借鑒前輩的表演,把模仿和學習到的東西轉化成自己的。

鄭合惠子在電視劇《皮囊之下》中。/受訪者供圖

「我覺得只要台詞的感受表達清楚了,肢體很多狀態也就來了。所以一定要先把詞熟記於心,變成就像是自己說出來的話,然後再去結合表演的狀態,包括平常觀察人物的積累,通過各方面的努力,你才能把角色詮釋好。」

甜美可愛是很多人對鄭合惠子的第一印象,她的角色里也不乏這一類型。可愛的角色不好演,因為容易演得「 工業化、糖精化」。倘若在自己過往的作品里發現「工業化的甜美」,那麼鄭合惠子會冷靜反思,告誡自己「改一改」,做到真實而自然地表達。

演員不能只演所謂「能演」的角色,鄭合惠子想,如果外表可愛就只去扮演可愛,那為什麼還要當演員呢?一名演員能否勝任某個角色,在於其塑造能力,而非年齡和外表。

鄭合惠子一直有個演美貌 反派的願望。在《皮囊之下》里,她分飾一對雙胞胎姐妹,姐姐姚夢歸「傲氣跋扈、好勝心強、下得了狠心」,與她想挑戰的反派類型有些接近。對於這個角色,鄭合惠子希望能夠呈現一個「真實的人」,除了那些貶義標籤,她也擁有「聰明伶俐、情商高」等魅力。

對於性格多變的鄭合惠子而言,一人分飾兩角不是最大的挑戰,她在《皮囊之下》里承受的壓力更多來自身體的疲憊。

「走紅」這件事沒有公平可講,調整心態和竭盡所能是她的應對方式。/受訪者供圖

「去拍攝場地經常要三個小時起,堵車會堵很久。有時候覺睡到一半,天還沒亮我就出工了,感覺雞都沒叫。然後夜裡兩三點出來喝 啤酒的人都回去了,我才剛收工。不是說在抱怨什麼,而是覺得如果沒有一個好的休息狀態,人真的很難維持精神。」被疲憊感和無力感氣哭的時候,她甚至搞不清這股氣從哪裡來。

劇中,鄭合惠子兩個角色的戲份加起來,可能是男主的三倍之多,她一門心思撲在角色和台詞上,已經無法分出精力去記住和其他主創相處的點滴。但她依然感到快樂,那是每一場「還不錯」的演出賦予的。

每部作品演完,都會留下一些遺憾。對於姚夢歸,鄭合惠子覺得還是演得符號化了,某些時刻的面部表情可以再控制一下;對於妹妹蕭暮,情感的處理可以更細膩一點。

面對 觀眾反饋,鄭合惠子會判斷哪些可以放在心上,她說:「每個人的缺陷都很明顯,角色的缺陷也很明顯。沒有完美的人,也沒有完美的性格。我不想塑造完美的人,大家都有缺陷和不足。我希望觀眾看到我的表演時,覺得還挺真實的。」

入行之初,鄭合惠子把演戲看做好玩的體驗,《 鮮肉老師》后她才慢慢開竅,在表演里沉下心來。「走紅」這件事沒有公平可講,調整心態和竭盡所能是她的應對方式。

鄭合惠子:首先是我自己要認可自己。/受訪者供圖

「我不會去比較,我只跟自己比,我的狀態有沒有比之前更好。」鄭合惠子坦言,「如果大家能夠認可我的演技,對於我來說比什麼都會更加重要。當然,首先是我自己要認可自己。」

「要惜福」

整體而言,鄭合惠子對自己的成長步調是滿意的。迷茫有過,波動亦有過,但往事 已矣,前方仍有長路等她探索與奮進。她堅信,只要踏踏實實做好每件事,那麼未來必定是好的。

鄭合惠子今年狀態不錯,周身散發的朝氣籠罩著採訪現場的每個人。之所以有這樣的狀態,是因為她知道自己要做什麼:「這讓我覺得未來有希望,然後我在朝著我的希望繼續努力。跟紅不紅、有沒有劇在播、播得好不好,沒有特別直接的關係。」

25歲以後,尤其是經歷了去年的疫情,鄭合惠子不斷提醒自己「要懂得珍惜跟惜福」。她時常思考一個問題:「有時候沒有達到自己的預期,但你是那麼地渺小,生命是那麼地可貴,跟它比起來,這些(失利)算什麼呢?我就會跟自己說,別想那麼多。」

曾有媒體形容鄭合惠子「老幹部」,她不完全贊同:「我覺得我不老幹部,我就是懶。我感覺大部分人其實都是這樣,因為平常的生活和工作已經比較疲憊,所以會希望有更多獨處的空間。」對她來說,獨處是如此珍貴,以至於她不願意把這些時間浪費在任何人身上。

鄭合惠子:我是我自己。/受訪者供圖

在《皮囊之下》里,鄭合惠子最喜歡的台詞是「我是我自己」,她十分重視 自我意識,也有著清晰的自我認知。

「我接受自己的好和不好,也很清楚地知道哪些能改,哪些我可能比較難改或不願意改。」 她不會被誇獎沖昏頭腦,也不會因為攻擊而意志消沉。「如果是無理的或惡意的,那我會一笑置之;如果是對的,哪怕不好聽,我也會聽,對於真誠的建議,我一定會採納。」

鄭合惠子能夠一秒回答自己的性格缺陷是什麼——容易挑剔。對工作、團隊、別人和自己,方方面面。她時常自省:「我是做錯事情有時候會抽自己嘴巴的那種人。前段時間,有天晚上又抽自己嘴巴,是因為什麼事我都忘了。我不是自虐,我就是讓自己記住,下次不要這樣做。」

人生中雖然不乏機遇,但有些 命運之門只會開啟一次。因此,鄭合惠子深知謹慎和沉著的價值,在不可預知面前,「做好自己的事情」是唯一的出路。

「尤其這兩年我感觸特別深,你要把自己的本職工作做好,就能有很多 翻盤的機會。翻盤不是說一定要翻紅,而是說你可以有更多讓自己變得更好的機會。」

她最近的夢想是健健康康,以飽滿的精神狀態呈現精彩的表演,讓觀眾記住她,哪怕不以鄭合惠子之名。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