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段奕宏一樣,演員圈裡這9股清流,個個演技頂級,不貪圖名利

富大龍

最近娛樂圈爆出的各種瓜,著實有些辣眼睛。

先是張某藝人被扒出多張涉嫌辱華的合影,把民族榮辱全然當作兒戲,遭到全網封殺。

後是,趙薇藝人被各大平臺除名,演唱的歌曲也被下架……

盡管不少人說娛樂圈是個大染缸,但其實也不乏兩耳不聞窗外事,專註於輸出好表演、好作品的演員。

今天,皮哥就聊一聊演員圈裡的「清流」演員,給大家洗洗眼睛······

01、富大龍,不要利用我,嫁接我,篡改我,我只是個演戲的。

對於富大龍這個名字,至今仍有不少觀眾不太熟悉。

但提到《大秦帝國之縱橫》裡的嬴駟,《少年包青天》裡的六子,《走西口》裡的梁滿囤,想必很多人會脫口而出「原來是他」。

出生於1976年的富大龍,8歲就出演了電影《中彩》,自此走上了表演的道路。

9歲那年,富大龍主演了電影《少年彭德懷》,影片獲得了當年金雞獎的最佳兒童片。

此後的《戰爭子午線》、《夏日歷險》、《北洋水師》等作品,讓富大龍從童星一步步走入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成為一名專業演員。

2006年,富大龍憑借《天狗》拿到金雞獎影帝,這一年他剛滿30歲。

童星出道,年紀輕輕又有影帝頭銜加持,按理說富大龍的星途無疑一片坦蕩,步入一線行列並不遙遠。

但這麼多年過去,富大龍依然沒能火起來,甚至有幾年時間幾乎銷聲匿跡。

其實獲得金雞獎以後,找富大龍拍戲的不少,但他接拍的卻寥寥無幾。

對富大龍而言,他拍戲有自己的一套原則:價值觀有問題的,不接;娛樂水平太低俗的,不接。

對很多人來說,這樣的原則也就是說說而已,真正堅持去做實在太難。

但富大龍真的做到了,即便是有很長一段時間接不到戲,他寧願去做兼職謀生,也不願違背拍戲的原則。

對待表演這件事,富大龍看得特別認真,半點都不願意含糊。

拍《紫日》,富大龍到農邨體驗生活,在田間地頭跟著農民大哥們幹了一個多月的活,完全把自己變成了地道的農民。

拍《天狗》,為了說出地道的山西話,他一個字一個字請教當地的老鄉,從音調到語氣的拿捏都力求精準。

拍《進京城》,為了演好男旦的角色,他每天捏著嗓子苦練到晚上,而且每場戲必須自己親力親為,絕對不要替身。

專心於表演的富大龍,幾乎很少出現在各種娛樂報道裡,在他看來,自己和「明星」這兩個字完全搭不上邊,自己也「不認同粉絲這個不平等的人物概念」。

當時他也開通了個人的社交平臺,但也是「被迫營業」,幾年時間只發過三條動態,還都是為了防止其他假號招搖撞騙,後來他連這3條動態也都清空了。

用富大龍自己的話說,之所以如此佛系,是不希望太多的曝光讓自己失去對於表演的那份投入和敏感。

當《大秦賦》遭到非議,有人拿他和張魯一的表演對比,他又在社交平臺寫下幾千字的長文,從一個客觀的角度表達了自己的看法。

文中有這麼一句話:「不要利用我,嫁接我,篡改我,我只是個演戲的。」

看得出富大龍不是賣人設,他沒把演員看的多高貴,但他只求能把戲演好,對得起觀眾就足夠了。

不上綜藝,不接爛角色,沒有花邊新聞,拒絕任何通稿,連發條動態都要註明「文責自負」。

借用網友的一句話,這樣的演員,請給我來一遝!

02、於和偉,自己沒有那麼慘,也不想去賣慘。

中年成名的於和偉,絕對屬於大器晚成的那種類型。

早在1996年,大學剛畢業的於和偉就已經開始拍戲,但之後的七八年時間裡,於和偉幾乎都是在跑龍套。

2003年因為出演《歷史的天空》裡的萬古碑一角,於和偉終於在演藝圈嶄露頭角,但此後幾年也是各種影視作品的配角,始終不溫不火。

直到40歲以後於和偉才開始被大眾熟知,從《三國》裡的劉皇叔到《軍師聯盟》裡的曹孟德,能把這兩個角色演得同時讓大家拍手稱贊,著實不是一件易事。

今年,於和偉終於熬出頭了:《覺醒年代》、《懸崖之上》、《大決戰》、《理想之城》······全都是主演,而且每個角色從外形到性格都迥然不同。

拍了20多年戲,50歲的於和偉總算等來了一次集中爆發。

但和很多「流量」不同,於和偉成名靠的不是娛樂八卦,而是渾厚的演技功底。

在演藝圈混了那麼多年,於和偉除了表演,從沒搞過甚麼麼蛾子。

在貧苦家庭出生長大的他早就懂得生活的不易:父親早早去世,整個家靠著母親烤地瓜掙的錢維持生計。

到後來能夠讀大學,也是靠著幾個姐姐的幫助,從苦日子裡熬過來的於和偉也就更珍惜每一個演戲的機會。

但於和偉在節目中也說,其實自己沒有那麼慘,也不想去賣慘。

在他看來,在他們那個年代生活的人,日子都過得差不多,完全沒有必要過度消費自己,去樹立一個「慘兮兮」的人設。

在人設滿天飛的現在,於和偉能如此清醒看待這種事,把心踏實放在演戲上,實屬難得。

演員身份之外,他也沒傳出過甚麼緋聞,和妻子宋林靜恩愛如初。

03、段奕宏,表演哪有那麼容易封神,我很後怕,也不太敢享受

1994年,是段奕宏第三次參加高考,也是他第三次報考中央戲劇學院。

因為在高一時的文藝晚會上表演了一段小品,得到了上戲一位教授的肯定,自此段奕宏就和表演較上了勁。

第一年考中戲差距很大,第二年進入三試被刷,第三年終於以西北地區第一的成績考入了中戲。

2003年,30歲的段奕宏主演了王小帥的電影《二弟》,之後的《士兵突擊》、《我的團長我的團》讓他在演藝圈徹底打嚮名聲。

近幾年,段奕宏先後主演《烈日灼心》、《暴雪將至》等片,還拿到兩個國際A類電影節影帝。

換做很多人,這樣的成績早就可以一飛沖天了。

但老段偏偏是個實在人,盡管作品不斷,但他在公眾面前一直保持著神祕的形象。

有人問他考不考慮參加真人秀,段奕宏一口就否決了。

他覺得演好戲就夠費神了,再去參加真人秀真的是有心無力,言外之意還是想專註於演戲。

他的社交平臺也幾乎是清一色的事業宣傳,完全沒有私人生活的動態,即使好友吳京頻頻和他互動,他也從沒回覆過。

在電影節等公共場合,段奕宏似乎總是在狀況之外,他不會主動上前和他人客套,當然也學不來阿諛奉承的一套。

不吹捧別人,也不喜歡被人吹捧,段奕宏最怕別人誇他的幾個字,就是「演技炸裂」。

「表演哪有那麼容易封神,我很後怕,也不太敢享受。」

段奕宏不在乎紅不紅,他只認準一件事:用好作品和觀眾交流。

04、顏丙燕,通過緋聞八卦等渠道去認識自己,這樣太髒

如果說富大龍是最低調的金雞影帝,那麼顏丙燕無疑是最低調的金雞影後。

當年憑借《愛情的牙齒》拿到金雞獎最佳女主角時,顏丙燕說了這麼一句話:

「踏實做人,踏實演戲」。

顏丙燕是這麼說的,也一直是這麼做的。

22歲之前,顏丙燕的身份是一名舞蹈演員,已經在北京歌舞團待了11年。

1994年,電影《野狼突擊隊》原定的女主角因為檔期沖突退出,顏丙燕陰差陽錯被選中出演了人生的第一部電影。

此後,顏丙燕相繼出演了《甘十九妹》、《紅十字方隊》等影視劇,就此走上了演員這條路。

能在演藝圈堅持這麼多年,顏丙燕完全就是為了一個原因:喜歡表演。

拍《愛情的牙齒》時,顏丙燕的報酬幾乎可以忽略不計,拍《冬去春又來》,即使角色一句臺詞也沒有,她也樂意去演。

她甚至可以為了塑造好一個角色,自己給劇組倒貼錢。

在拍另一部代表作《萬箭穿心》時,為了外形上更好的呈現角色,顏丙燕自掏錢包花了上萬元親自做造型。

成為影後以後,顏丙燕其實有機會紅,有人主動提出要給她「做包裝」,但顏丙燕一聽甚麼炒作就一口回絕。

顏丙燕說的很直白:她不希望大家通過緋聞八卦等渠道去認識自己,她覺得太髒。

作為演員,顏丙燕只有一個願望,那就是活到老,演到老。

05、廖凡,很多「真人秀」找過他,都被他拒絕了

對於很多電影觀眾來說,廖凡這個名字並不陌生。

廖凡與表演打娘胎就結下了緣分:他的父親廖丙炎是一位老戲骨,出演過《雍正王朝》、《走向共和》等影視劇,從小廖凡就常趴在臺前看父親演話劇。

1993年,廖凡順利考入中戲,但之後的道路卻並不順暢,有十多年的時間一直都是演不知名的配角。

但他並沒有因此放棄表演,不管角色大小都盡力去演好。

比如《非誠勿擾2》裡的建國,嫵媚妖嬈的姿態全然抹去了一貫的硬漢氣質,讓人看得直起雞皮疙瘩。

廖凡拍戲最怕因為自己耽誤劇組時間,有一回拍騎馬戲,廖凡從受驚的馬上摔了下去,昏迷了半小時才起來。

剛醒來廖凡停也沒停就拍拍屁股接著去趕另一場戲,拍完戲廖凡回到北京一檢查,才發現傷勢很嚴重,最後做了手術打了12根鋼釘才治好。

有不少真人秀找過自己,但都被他拒絕了。

他知道真人秀都需要一個「度」,但他覺得自己把握不好就會「演假了」。

廖凡自知雖然演過那麼多年戲,但也不是甚麼角色都能駕馭,他對劇本的挑選非常謹慎,所以有時候我們也會覺得他似乎「消失」了挺長一段時間。

但只要他出現在大銀幕上,那也就意味著表演這塊絕對有保障。

06、餘男,為演好一個舞女,曾到發廊暗訪

1998年,正在北電讀大三的餘男在導演王全安的邀請下,主演了人生的第一部電影《月蝕》,就此被影壇各界賞識。

後來,餘男又接連出演了《驚蟄》、《圖雅的婚事》,後者還拿到了柏林電影節金熊獎,餘男因而得名「文藝片女神」的稱號。

近年來,餘男也演過不少商業大制作,《智取威虎山》、《無人區》,還有和史泰龍等人合作的《敢死隊》。

出演過這麼多國際影嚮力的作品,演過這麼多大制作,但餘男的名氣卻沒得到多大的提升。

不因為別的,只是因為餘男把全部的興趣都投入到表演上了。

餘男最感興趣的就是深入到生活裡,去體驗角色所生活的那個世界。

為了演《圖雅的婚事》,餘男提前兩三個月到當地,吃穿住行都和當地牧民一起,讓自己從裡到外都變成圖雅。

後來演《無人區》,她為了演好舞女,又偽裝成記者多次到各種發廊裡進行暗訪。

私下裡,餘男幾乎不參加甚麼商業活動,在各種媒體上也很少見到她的採訪報道。

餘男把生活和拍戲分得很開,如果要出現在公眾面前,她只願意以演員這個唯一身份。

07、朱亞文,行走的荷爾蒙,與妻子恩愛如初,和緋聞不沾邊

2008年,一部《闖關東》火遍全國,尤其是火了飾演傳武的朱亞文。

自此,朱亞文就在演藝圈樹立了硬漢的名聲,之後在《遠去的飛鷹》中飾演的空軍英雄,還為他帶來了國際艾美獎最佳男主角的提名。

能把不同的軍人演繹得如此傳神,離不開朱亞文從小在軍人家庭中接受的教育。

爺爺是軍人,父親也是軍人退伍後轉業的檢察官,家庭環境鑄就了朱亞文剛強自律的個性和身上那種陽光灑脫的氣質。

做演員這些年,朱亞文除了作品,很少在公眾場合露面。

更難得的是,這樣一個「行走的荷爾蒙」這些年合作過不少女演員,卻從沒鬧出甚麼緋聞。

2013年,29歲的朱亞文和相戀4年的女友沈佳妮結婚,婚後兩人先後有了兩個孩子,一家四口非常幸福。

08、郝蕾,年少成名,卻從未迷失

今年暑期檔電影《盛夏未來》口碑不錯,飾演張子楓媽媽的郝蕾再次用純熟的演技打動了不少觀眾。

算起來,43歲的郝蕾戲齡已經長達24年了,但在演藝圈摸爬滾打這麼久,她還是保持著那份獨立真實的個性。

15歲進入長春電影制片廠演員劇團,18歲考入上海戲劇學院表演系,郝蕾懷著那份對於表演的熱愛,認真學習表演知識,踏實地打磨自己的演技。

考入上戲後的第二年,郝蕾就開始正式拍戲,從《十七歲不哭》到《少年天子》,郝蕾的戲路一直走得很順暢。

但在這個上升勢頭上,郝蕾卻出演了婁燁執導的一部文藝片,從此走上了與開始截然不同的一條路,也遭遇了一些困境。

但她也不後悔,在她看來,那就是根據自己的心意去選擇角色。

到後來,郝蕾在知名電影節獲得最佳女配角,為了排練話劇她斷然拒絕了前往現場領獎,生怕耽誤話劇之後的排練進度。

從這就可以看出,郝蕾真正想要的不是成名得利,而是做一個合格的、敬業的好演員。

也正是這份信念,支撐著郝蕾一直走到現在。

09、張譯,我不是一個能娛樂大眾的人,修為上比較低,做不到大俗大雅

中生代男演員裡,張譯是當之無愧的領頭羊。

2006年,張譯憑借《士兵突擊》裡的史班長被觀眾熟知,之後《我的團長我的團》裡的小太爺更是證明了他在表演上的實力。

2015年憑借《親愛的》拿到金雞獎最佳男配角時,張譯一度十分激動,說領獎詞時聲音都有些發抖。

臺上的他連說了17個感謝,他說沒有這些人,就不會有現在的自己。

沒甚麼假惺惺的阿諛奉承,全都是張譯打心眼裡的真心話。

這幾年張譯的作品不少,也被更多人認識,但張譯在銀幕之外的生活和以前相比沒多少改變。

當很多藝人把註意力放在如何營銷自己如何占據熱搜,張譯只是專註於寫寫雜文,擼擼老貓,儼然一個老幹部一般。

越來越多實力派演員去參加真人秀,但張譯仍然「堅守著底線」,在採訪中他也自曝自己推過好幾個邀請:我不是一個能娛樂大眾的人,修為上比較低,做不到大俗大雅。

低調做人,好好拍戲,是張譯一直信奉的一點。

在當下的演藝圈能像張譯這樣真實、接地氣的,實在寥寥。

盡管年紀還輕,但還是有不少人戲稱他是「德藝雙馨的藝術家」。

在皮哥看來,這個稱呼雖然早了點,但真的受之無愧。

上面這9位演員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不為名利所困,專註表演,其他的都是浮雲。

這份對於表演的純粹放在當下的娛樂圈,簡直太珍貴了。

其實回顧過往,像李雪健、陳寶國、鮑國安等老一代的演員,都是生活低調事業高調,不僅演技驚豔,做人也沒得說。

讓人欣慰的是影嚮下,在以張譯為代表的中生代演員影嚮下,更多的年輕演員,對於「藝德」兩個字越來越重視。

比如張子楓、彭昱暢、易烊千璽都把重心都放在表演,而不是一味參加各種綜藝和商演,他們盡可能在一個身份內做好自己。

正如對「演藝」兩個字的含義,演員應該具備的不只是會演戲,更要講藝德。

文/皮皮電影編輯部:阿志

 

💰 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