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age.net 使用cookies來改善您的用户體驗。這包括個性化的內容和廣告。

好美一張臉,好毒一顆心

趙薇

依萍104歲了!

  沒有錯,就是《情深深雨濛濛》里的陸依萍。

  這個特別的日子裡,當初在劇中飾演依萍的趙薇,也特地發了微博:

  「在配音間工作,居然有人來祝我生日快樂,這鬧的。」

  這波熱搜,讓無數人回憶起大上海的白玫瑰,她獨立堅強,敢愛敢恨……

  算算時間,《情深深雨濛濛》在2001年播出,距離現在也有20年了。

  20周年之際,又是依萍104歲生日,居里決定帶大家回憶這部老劇。

  我們重新來聊聊,大女主屆真正的頂流,陸依萍。

  放在20年前,可能創作者也想不到,一部「愛情劇」,會在很多年後依然貢獻大批的段子與名場面。

  比如,說起下大雨。

  就會提到,這雨下得比依萍回陸家要錢那天還要大。

  每年雙十一付完尾款,依萍也會出來刷屏。

  「我現在不是依萍,我是依萍如洗。」

  還有個經典片段,經常引起打工人共鳴。

  「依萍,你這工作怎麼越做越晚,連個星期天也沒有,你會不會太累了。」

  關於依萍的段子常看常新,但也要拋開調侃,才能看到更真實的陸依萍。

  去陸家要生活費,卻挨了陸振華一頓鞭子。

  她受不了這樣的屈辱,最後沒有拿走生活費,還說永遠都不會再要陸家的錢。

  這就是第一代大女主依萍的出場,倔強有野心,不裝白蓮花。

  哪怕放到今天,也驚為天人。

  可生活總要繼續,她只能出去工作。

  找到的工作是當歌女,成為大上海舞廳的清純佳人白玫瑰。

  在那個年代,歌女職業很難讓人接受。

  她的媽媽都說:「人不能稍微降低一級,只要你走錯一步,你就會一直往下陷,永遠沒有翻身的希望。」

  但她沒有職業歧視,反而說:

  「歌女跟舞女也是職業的一種,那個並不下賤,只要我潔身自愛,做舞女又有什麼關係呢。」

  後來,她真的當了歌女,也潔身自愛先跟秦五爺談好條件。

  例如只唱歌不陪客人,每天只唱一場,晚上十二點之前要回家。

  秦五爺曾責怪她沒理會客人的安可,要求其再次登台。

  她直接回答:「我說不行就不行,我媽在家等我呢,換衣服去了。」

  看吧,早在很多年前,打工人依萍已經知道按時下班啦。

  要是在工作中遇到不合理要求,她也直接拒絕。

  有一次,舞廳客人用輕浮的語氣叫她唱歌,還罵她是狐狸精,做出清純的樣子簡直噁心。

  她站在舞台上,當著所有客人的面大聲反懟:

  「我規規矩矩唱歌,有什麼噁心,只有像你這種衣冠禽獸,外表像人卻一肚子鬼胎才噁心呢。」

  連客人都敢得罪,面對自己人更是毫不客氣。

  爾豪得知依萍在大上海當歌女,跑去舞廳後台質問她:

  「你在這兒做什麼?你剛剛在台上扭扭捏捏地,唱的什麼東西。」

  她立即就質問回去 :「怪事,既然你可以來這兒,我為什麼不能在這兒。」

  爾豪不爽,擺出高高在上的姿態:「我們是來消遣的,你是來做什麼的?」

  於是,有了那句經典台詞。

  她理直氣壯地回答:「我比你們高貴,我是來賺錢的。」

  只用一句話,當場就讓爾豪氣急敗壞。

  陸振華也曾去舞廳找依萍,提出給更多生活費的想法,要求她馬上離開舞廳。

  她有底氣地說:「我不要你的錢,不要離開這裡,也不要放棄唱歌。」

  氣得陸振華拿出長輩的身份壓她:「我現在不是在跟你商量,我是命令你。」

  她依然不卑不亢,邏輯清晰說自己的想法:

  「你不能命令我什麼,我不是你的部下,也不是你的小兵,我有我自己的自由意志。」

  離開陸家的依萍,獨立又倔強。

  曾經,她說過不要再要陸家的錢,那就靠著自己努力賺錢。

  她從陸依萍變成白玫瑰,擁有自我,擁有底氣,也活得比以前更快樂。

  依萍的性格,契合了當下各種女主劇追求「爽」的要求,只學到她的狠,也只是學到了點皮毛。

  再看看她在感情中的態度。

  面對何書桓這種渣得有理有據的男人,依萍是人間清醒。

  每次書桓試圖說服她沒成功,都會無理取鬧錶示:我的依萍不是這個樣子。

  然而,依萍才不吃這套,她會理智地說:「你要的是你理想中的陸依萍,很可惜我不是。」

  看到書桓和如萍抱在一起,依萍處理這件事情的方式,精彩到值得大家拿小本本記下!

  第一反應是掉頭就走。書桓緊追,用甜言蜜語攻略。

  「我不會放掉你」,聽起來有點感動人的樣子?

  可依萍接受不了腳踏兩條船,始終不為所動。

  她掙脫了書桓,冷漠表示:「這種時候你還說這種話,你好卑鄙啊你。」

  接下來,請欣賞標準的渣男語錄:

  「我只是一個平凡的男人,也有男人的弱點。」

  「我情不自禁,就變成你看到的那個樣子。」

  依萍的回答也是各種穩准狠:

  「你自己覺得你解釋得很好嗎?」

  書桓還是不肯放棄,繼續講著甜言蜜語。

  「我心裏面只有你,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真的只有你。」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依萍也沒有被甜言蜜語洗腦,倒是再次發問:

  「是嗎?假如你沒有遇到我,你會愛上如萍嗎?」

  多麼像魯豫那句:是嗎,我不信。

  邏輯清楚,條理清晰,當場問得書桓突然沉默。

  甜言蜜語攻勢不成,看依萍收了客人的花,就站在道德高點質問:你是不是想當「交際花」?

  面對莫名其妙的反手指責,依萍用同樣的話回贈了書桓。

  「人家顧先生幾個月來,每天一束白玫瑰,用心良苦,實在讓我感動。

  我只不過是個平凡的女人,我有女人的弱點,我情不自禁,必要要跟人家道謝。」

  看到這裡,居里就一個字:爽!

  而這個如此熟悉的回答,讓書桓更生氣。

  他再次斥責依萍:報復心太重,居然拿自己的名譽開玩笑,簡直莫名其妙。

  每次遇到問題,書桓喜歡把問題說得很嚴重,企圖將鍋甩到依萍身上。

  比如,他先偷看了依萍的日記,卻說依萍「好美的一張臉,好醜的一顆心」。

  好在,依萍不會被這些莫須有的罪名帶跑偏,她總能帶著憤怒,清楚指出具體問題:

  「你滾,你自己做了錯事還這麼振振有詞。」

  劇中還有個經典片段,清楚體現依萍的感情觀。

  她曾告訴過書桓,以後都會聽他的話,後來書桓真的用這句話要求她。

  可她覺得要求不合理,照樣會直接表達出自己真實的想法:

  「我是說過,可是你真的要我變成一個沒有自我,沒有主見,沒有思想的應聲蟲嗎?」

  當時書桓說,不需要她做應聲蟲,只是渴望兩人之間有共鳴。

  這句好聽的話,是為了說服她聽他講話。

  在書桓提出更多無理要求后,她乾脆表明態度:

  「你要的根本不是共鳴,你要的是服從,愛情或許會讓我盲目,但是不能讓我盲從。」

  在感情里,依萍沒有太過盲目。

  她期待被愛,但決不會盲目、盲從去愛。

  所以,每次與書桓有意見衝突時,她都會保有自己的意見,不會輕易被帶跑偏。

  劇情也有些支線,能看到依萍超正的三觀。

  她無意中發現,可雲的瘋與陸家有關,決定查清事情真相。

  書桓不太同意,告訴她打破謎團也沒什麼好處。

  她說:「我不要好處,我只要真相。」

  後來,她知道讓可雲發瘋的人是爾豪。

  那會爾豪正跟方瑜談戀愛,她打算把事情真相告訴方瑜。

  書桓覺得事情牽扯太大,揭露出來會有很多人受到傷害,再次阻攔了她。

  她堅定表達反對:這件事不說的話,也會有人受到傷害。

  在大是大非面前,依萍分得清事情的責任。

  面對自己的家人,她也直言不諱,敢指出父母輩存在的問題。

  每次回陸家,她總是和陸振華起衝突。

  有一回,陸振華跟她說:「你就不能讓一步嗎?」

  她毫無畏懼反駁:「你一生都沒有讓過,你根本不知道,這個字裡面有多少痛苦和眼淚。」

  依萍的個性要強,她的媽媽曾勸她。

  在男人面前,需要溫柔一點,遷就一點,不要太任性。

  她會說:「你對爸爸夠溫柔,夠遷就吧,那結果又怎麼樣呢?」

  很多時候,依萍說話太直接。

  這讓她看起來很鋒利,好像不經意就會傷到人。

  可她並不是真的鋒利,只是藉此保護自己。

  以前,她跟陸振華談話時曾說過:

  「如果我早出生幾十年,在您最風光的時代,我大概就是一個無法無天、為所欲為的女孩子。」

  可惜,她生錯了年代。

  真正的生活是,被陸家趕出家門,只能和媽媽相依為命。

  想要得到什麼,都需要靠自己努力去爭取。 

  或許,也是那些磨難,讓她變得獨立又鋒利,倔強卻也柔軟。

  如今,回過頭再看《情深深雨濛濛》,觀感早與當年大不相同。

  它經常被罵三觀不正,角色也是各種爭議,書桓是渣男,如萍是綠茶婊,爾豪處處留情……

  似乎只剩依萍,成為劇里三觀最正的人。

  當然,依萍的爭議也不小。

  這個角色有其先鋒性,也有其狹隘性,她獨立自主,卻也太過自我,後期還戀愛腦。

  但這並不妨礙這個角色動人,正是那些不完美造就了人物的弧光。

  時隔20年,觀眾還懷念依萍,在她104歲生日之際,依然是電視劇屆當之無愧的頂流女星。

  乃至她的扮演者趙薇,都成了圈內獨一無二的天降紫微星。

  這也側面證明了角色的意義,以及它對演員的加成。

  可尷尬的境況也在於此,《情深深雨濛濛》已經是20年前的劇了。

  當然,非要說的話,還有一部《甄嬛傳》。

  這樣說來,其實有點可惜。

  誰都清楚國產劇窘境已現,只要某個類型的劇火了,就立馬衍生出大批同類型電視劇,無一例外都是相似的劇情與套路。

  長久下來,別提造就經典角色,連「好看耐看的劇」都沒有了。

  所以,不能怪觀眾只抱著以前的老劇懷念。

  因為20年過去,我們有且只有一個依萍。

  而下一個依萍在哪裡,無人知曉。

  圖片來源 / 網路

  責任編輯 / 鈕祜祿桑

  編輯 / 家家

來源:GirlDaily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