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歲老人一生用鉛筆畫雪景,這才叫照騙!你被騙了嗎?

2015年,

普京參觀俄羅斯博物館,

他站在一幅畫前凝望許久並感嘆:

我很喜歡這張雪景照!

隨行人員湊上前小聲提醒:

老大,這不是照片,

是鉛筆畫。

讓普京「出洋相」的正是這位畫家:

Guram Dolenjashvili

他的外號叫「雪魔」,

是來自格魯吉亞的一名著名畫家,

13歲開始畫畫至今,

現已74歲。

他令人折服之處,

在於僅僅用一支鉛筆,

就能創作出逼真的黑白風景畫,

光影掌控以及細膩的細節描繪甚是驚人!

稍微站遠一些看,

沒有人能看出這些是手繪作品,

簡直就是一張張唯美的黑白攝影照!

他用鉛筆描繪出來的雪景,

有一種「天寒色青蒼,北風叫枯桑」的感覺,

好像交融著千絲萬縷的情緒,

又透出一絲溫暖和愜意。

如今,Guram的作品,

在格魯尼亞藝術博物館、

普希金博物館、俄羅斯博物館,

以及其他許多博物館都有展出。

Guram生於木匠之家,

父親常常酗酒並打罵母親和姐姐,

為了早一天擺脫父親的折磨,

他13歲就去商店當售貨員。

冬天非常寒冷,

商店的生意也比較冷清,

Guram 用鉛筆畫窗外的雪景打發時間,

以此寄托著對母親的思念。

在別人看來,

他總是在商店裡「不務正業」,

可是對當時的Guram來說,

畫畫撫慰著自己傷悲的心。

畫的好與壞自己全然不覺,

僅僅把這件事當做治愈!

「只有投入繪畫時,

我才不會惶恐,

內心有十足的安全感。」

由於在商店裡,

無法從視覺上攝取靈感,

所以Guram常常在冬天一個人出門,

看著外面那些萬籟俱寂的雪景,

他習慣一個人安靜地觀察。

極寒的天氣,

Guram在外面一獃就是幾個小時,

一個人也只有高度專註,

才能做到如此忘我。

曾經有一次,

Guram獨自在外面凍了幾個小時,

身體被凍僵不能移動,

幸而有一位清雪的老太發現,

才得以脫險。

在別人看來,

這不是瘋子,誰是瘋子,

換作我們在生活裡看到這樣一個人,

都會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但對於Guram來說,

他只是想仔細地觀察雪景的細節,

一片葉,一滴冰雪,一束光,

只有觀察的越細致,

才能駕馭繪畫的細微之處。

正是抱著如此嚴苛的態度,

Guram的繪畫越來越逼真,

無論多有難度的細節,

都能瞬間在腦海裡呈現出來,

最終轉化到筆尖!

盡管童年有家庭陰影,

但是Guram卻在畫中透出溫暖,

他並沒有把不好的情緒帶入其中,

反而通過專註一心去做一件事,

治愈了那些不快的過往。

1979年,

Guram的鉛筆畫作品,

第一次在南斯拉夫繪畫展展出,

即刻引起畫壇的轟動。

所有人都驚訝,

「畫」能成為「真實」,

簡直是不可思議,

誰都知道這需要多大的功力。

後來,

世界各大藝術館、博物館,

都爭先恐後地收藏他的畫,

邀請他出席各種展覽年會和活動。

然而這位純粹的老頭早已淡出名利,

大部分時間都住在鄉下的小屋,

春耕秋收,冬季賞雪。

當有人不遠萬裡造訪他家時,

請教他給晚輩傳教一些經驗,

老人卻樸實回答:

「農人在春天播種,講究時節;

可畫畫,甚麼時候都不算晚。」

Guram一直保持著習慣做這件事,

如今算下來,他已經畫了60多年!

當你用心做一件事,做到極致時,

你才會感嘆白駒過隙,

否則,只會度日如年。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