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54歲的周慧敏,我不敢看……

周慧敏

周慧敏,她是風靡一時的香港玉女掌門人。

上世紀九十年代,她以清純的外表和數首經典歌曲紅遍亞洲,一時間成為唯一一位能獨自與四大天王地位相稱的女明星。 那時的周慧敏,不僅是美女,更是才情與美貌匹敵的才女。

2021年,她的經典歌曲《最愛》和演唱會唱跳視頻再次在網路平臺翻紅,受到年輕人的追捧。54歲的周慧敏在社交媒體上也發布了不少她早年間的影像,引來一波回憶潮。人們才發現,原來這個如今已經不甚熟悉的女歌手竟是那般充滿魅力。

雖說,歲月從不敗美人,但歲月給美人帶來的考驗卻亙古未歇。

2018年1月26日,周慧敏在香港紅館舉行「一萬天荒愛未老·周慧敏30周年演唱會」。

闊別舞臺許久的她,再次演繹經典作品《自作多情》。

粉金色連衣短裙下,一雙絕美的漫畫腿吸睛無數,身材氣質宛如美少女戰士,眼波流轉間盡是風情。

2018年,51歲的周慧敏

用今天的話來說,周慧敏呈現了一次完美唱跳舞臺。

在沒有任何營銷和宣傳的前提下,周慧敏依然能憑借實打實的表演實力成功出圈,在各大社交平臺收獲超高播放量。

90年代前的人驚嘆她容顏不老,90年代後的人感嘆她年過半百依然秒殺當今許多女團成員。

時間回到多年前,同一首《自作多情》,為周慧敏配舞的人,是彼時還梳著三七分的青澀小夥郭富城。

周慧敏和郭富城

周慧敏穿著波點掛脖上衣搭配掐腰蓬蓬裙、利落黑短靴,一頭如瀑的秀發梳成馬尾,發絲和裙擺跟隨舞曲翩躚搖曳。

一旁的郭富城一連幾個跪地舞蹈動作,將周慧敏清純與誘惑兼具的美烘托得恰到好處。

她是90年代絕對的頂流女明星。

盡管那時的香港演藝圈群龍薈萃,也沒有人像她一樣,獨創一派,並在未來長達幾十年的時光中,穩坐掌門人。

提起「玉女」一詞,年代感撲面而來。

這一伴隨著娛樂業興起的詞匯,常被媒體用來形容相貌清純、氣質清明無暇的新生代女明星。

孟庭葦、朱茵、張敏、張柏芝、李若彤、楊鈺瑩、劉若英、韓雪等數十位女星都曾被冠以「玉女」的稱號。

但實際上,她們的稱呼都來自同一個人——周慧敏,她也是唯一為世所公認的「玉女掌門人」。

上世紀的香港演藝圈,藝人的拼命和努力已形成一種風氣。

無數新人擠破腦袋想要紅,浮華的名利場永遠不缺新鮮血液的奔流湧入,但娛樂圈也是分賽道的。

在「主要看氣質」的玉女賽道上,努力就沒太大的用處。

1985年,18歲的周慧敏在朋友鼓勵下參加第四屆新秀歌唱大賽,雖沒能取得甚麼成績,她的清純氣質卻讓人過目難忘。

那是一張陶晶瑩稱贊「女人看了都會覺得被吸引」的臉。

大而靈動的杏仁眼,如同做了海鷗線的鼻子,略微下垂的眼睛,純真中帶著憐憫。

原生的優秀發量再加上一雙筆直的長腿,周慧敏的外形氣質放眼當時的演藝圈,堪稱獨一無二。

亦舒評價周慧敏:

「在臺灣,她是阿兵哥夢裡情人,在大陸,風靡青少年,最奇是在香港,奪得行內男士異口同聲靦腆地表示:最理想的女朋友,是周慧敏。

她的外型秀麗一如日本漫畫中的美少女,又似和路迪士尼長篇動畫片主角睡公主。 」

許多在當今已經被奉為神顏的老牌女星,在當時都很怕與周慧敏合影。

周慧敏和張敏(左)

鄭秀文、周慧敏、王菲、葉倩文

周慧敏的美,人盡皆知,卻非攻擊型,抓人眼球又讓人不覺冒犯。

《魯豫有約十年故事》直接將周慧敏的那期,叫做「玉女傳說」。

橫空出世的周慧敏,占領了90年代各大報紙的版面,她的各類寫真和盜版照片,成了無數少男少女牀頭的海報和筆記本內的貼紙。

電影《那些年我們追過的女孩》的導演九把刀最癡迷的也是周慧敏。在大學時期,他的宿舍牆上貼滿了她的海報。

如今在各種平臺上,周慧敏的混剪視頻依然有著超高的播放量。

許是美貌這件事最無需解釋,一旦被看到,就會形成自然而然的幂次傳播。

而玉女之於周慧敏,就是絕佳的形容和註腳。

縱觀周慧敏的一生,除了外形,她的人格與生活,都著實擔得起「美人如玉」這四個字。

柔情之外,好玉溫潤質卻堅。

很多人提起「玉女」,便以為滿是溫柔。但周慧敏,是個頗有性格的女子。

她對於自己認定的事情有相當的主見,不太會為流俗所影嚮。

進入演藝圈後,藝人之間喜好攀比排場,周慧敏卻從不跟風。

她不喜歡在服飾裝扮上過多花費,同一件衣服常常穿多次,分別在各種場合亮相,多次登報也不介意。 一位相熟的記者曾經打趣她:「慧敏,這條紅裙子,穿過十次了。」

她不以為意,答道:「一件衣服不能穿多次嗎?我還打算多穿幾次呢。」

周慧敏每天都要吃咖啡蛋糕、冰淇淋、可樂、巧克力和花生,在節目中坦白地說,「不喜歡健身」。

當被問到「你的肉都長到哪裡」,周慧敏不謙虛也不做戲,只是認真地回答,「沒有,這是天生的,真抱歉。」

吃西餐和自助餐,她常常覺得甜點好吃就會先吃甜點,全然不顧所謂上流社會的用餐順序和禮節。

她只做自己覺得有意義的事。

她曾給相關部門寫信,呼籲禁止在公眾場合吸煙。

也曾多次跋山涉水,探訪弱勢群體和艾滋病孤兒,擔任了二十多個公益大使。

當時香港娛樂圈一眾女星為嫁豪門不惜卷入各種家族鬥爭,而這波浪潮周慧敏從始至終都不打算參與。

因為,她從來都不是那種可以任人拿捏的女子。

周慧敏的伴侶倪震曾坦言,「她外表看上去是很順從別人的,但是她其實真的很要強,而且也很有主見,她很知道自己要甚麼,你看她選的男朋友你就知道了。」

周慧敏確實很有自己的性格,而這種性格和成長環境全然密不可分。

1967年的冬天,周慧敏出生在香港九龍貧民窟的一個木屋。在她出生前幾個月,父親便因心髒病去世。

周慧敏的父親為人仗義,很喜歡借錢給朋友。

當他去世之後,那些所謂「朋友」都個個跑光,債也賴掉,本就拮據的日子,因為周慧敏的到來更顯艱難。

周慧敏的母親是個堅強的女人,沒有選擇再嫁的她,一個人承擔了生活的全部重擔,與此相應的,她對周慧敏的管教也格外嚴格。

她要求周慧敏功課要好,按時回家,不可以和男孩子談戀愛。

中學,周慧敏是籃球隊的隊員。籃球隊訓練延遲十分鐘,媽媽就已經在校門口等了。

和母親的嚴格不同,家中的另一成員,周慧敏的外婆則是個有著小孩子脾氣的可愛老人。

周慧敏的母親規定每晚要八點半上牀睡覺。

有時候周慧敏常常睡不著,只能裝睡,睡到差不多,等媽媽不在的時候,外婆會過來叫還在假睡的她,「起牀了,歡樂今宵了」,就帶著裝睡未遂的周慧敏去看電視。

也許因為有這樣平衡的家庭氛圍,盡管成長在單親家庭,周慧敏並沒有感受到自己的童年有嚴重的「缺失」。

將母親的辛苦看在眼裡,她只是比同齡人更獨立懂事。

她會自己主動完成作業,從不向母親提購買玩具、新衣服的要求。

相比購買奢華的芭比娃娃,她更喜歡在自己的本子上畫洋娃娃,而後者不僅更快樂而且可以分文不花。

周慧敏唯一提過比較費錢的愛好是彈鋼琴。

這樣的一個願望,母親一直記著,等周慧敏大一點的時候,母親就告訴周慧敏,「你可以去學琴了。」

後來,母親還為她咬牙買了一架鋼琴。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兼著幾份工,拿著微薄薪水的母親,要買一架鋼琴,要下多大的決心可想而知。

周慧敏懂得母親的苦心。

不久後,周慧敏在鋼琴上進步卓著。中學時期便能擔任「小教師」,教授更小的孩子學習鋼琴。兼職的錢,周慧敏全部用於學業。

如此,也才有了能夠深情款款地坐在鋼琴前彈奏《最愛》的周慧敏,母親的支持是一切的開始。

周慧敏的成長經历練就了她格外強大的內心,以至於後輩常常要請教她如何應對娛樂圈的壓力。

《別問我是誰》的演唱者王馨平就曾問周慧敏,如何面對別人對自己對中傷,當時周慧敏只說,「我是光明正大的,我無所謂。」

1986年,19歲的周慧敏獲得香港DJ大賽亞軍。她很快開始做主持人,同時接拍電視劇和電影,工作機會多到目不暇接。

圈內前輩告誡她:「慧敏,你現在好像做了太多工作,人家都搞不清楚你是甚麼身份。」

周慧敏和黎明

周慧敏非常警醒,自問喜愛音樂和戲劇,但「最愛」還是音樂。

六年後,周慧敏在音樂上迎來全面爆發,專輯主打歌《自作多情》登上臺灣地區總第181周金曲龍虎榜榜單 ,成為該榜單當時開榜以來唯一一首登榜的粵語歌。

同年,周慧敏的專輯Endless Dream也非常火爆,其中《如果你知我苦衷》格外經典。

如果你知我苦衷周慧敏

當年在《藍江傳》的片場,張國榮主動承諾,為周慧敏寫歌,最後便有了這首《如果你知我苦衷》。

《藍江傳》劇照:周慧敏和張國榮(左二)

1993年,周慧敏更以《流言》一曲開拓華語唱片市場,自此她開始盤踞各大最受歡迎女歌手獎 。

而在周慧敏的諸多歌曲中,《最愛》最為特別。這首歌由李克勤為其量身打造,歌曲中的那份柔情愛意,讓聽者頓生美好。

周慧敏和李克勤

一路看來都有貴人相助的周慧敏,實際上對自己的音樂事業有十分的主動性。

相比其他藝人常常靠經紀公司給歌,周慧敏「常常打遙遠的長途電話去找人幫我寫歌,我絕對有誠意,人家會幫我寫好一點」。

除了賣力邀歌,有著鋼琴功底的周慧敏也不斷寫歌。張國榮《無心睡眠》的制作人Patrick,曾擔任周慧敏粵語專輯的制作人。

周慧敏和鄭秀文

周慧敏為了能讓自己的創作被採用,賣力地練習創作,最後遞給Patrick三首歌:「一首快歌,兩首慢歌,他都用了,感覺到自己有了發揮的空間,很開心。」

在音樂上的制心一處,換來了歌迷的肯定,場場爆滿的歌友會,簽唱會彰顯著周慧敏在樂壇的如日中天。

1994年,當紅的周慧敏,不僅在臺灣舉辦了四場演唱會,也在香港紅磡體育館舉辦了四場演唱會。

周慧敏和王菲

1995年,28歲的周慧敏與王菲、林憶蓮一起被日本樂評人選為亞洲流行女歌手。

周慧敏這樣形容他和伴侶倪震的關系:如果我們不是夫妻的話,我們應該是很有交情的一對朋友。

倪震出身名門,父親倪匡是香港四大才子之一,姑姑亦舒是知名作家。

1989年,兩人第一次見面,周慧敏在拍攝海報。公子哥倪震見到就自來熟地說,「噢你是周慧敏嗎,是唱歌那個嗎?」

周慧敏和倪震

要強的周慧敏,很反感倪震的態度,「感覺他很有攻擊性」。

但後來兩人共同主持香港電臺電視部的節目《摩登時代》,周慧敏發現這個男人很愛談話,「你沒有辦法不回答他。」

1991年,兩人公開承認交往。

那時倪震剛與李嘉欣分手,在媒體高度關註下,周慧敏與倪震的戀情,有一點風吹草動,都會成為媒體競相追逐的焦點。

作為名門之後,倪震多少有些倨傲不羈,玩世不恭。金庸還曾跟倪震的父親倪匡說,「你這個兒子未來一定會『搞搞震』。」

2008年,倪震被拍到和女大學生在夜店擁吻,狗仔先是把照片寄給倪震,三天後,照片便大肆出現在雜志封面上。

五天後,周慧敏發布「分手聲明」,然而全篇用詞溫柔,讓人感嘆情深猶在。

周慧敏在分手信函中一一感恩倪震過往的包容、寵愛、照顧與扶持,並大膽寫道,「我的伴侶絕對犯得起這個錯誤,而這句話,亦只有我一人有資格去定論。」

在那個藝人不需要靠公關信來維持形象的年代,大眾從周慧敏的字字句句中讀出了真情。

沒有場面話,也不是「回家就好」的傳統隱忍的女性範式,她的發言,讓人思考,何謂愛情。

「任誰一方受到傷害,另一方都抵禦百倍的痛。」

最大的波折,催生了最大的改變。

2008年12月18日,事件發生第十三天,周慧敏和倪震高調宣布結婚。

倪震在給媒體的信中寫到,「動搖過,才懂得堅定,失去過,才學會珍惜,一場風波,令我們更了解相互的愛。四方壓力使我們體會到彼此的不可分割。試煉,成就了信心。慧敏答應嫁給我了。我們已申請註冊結婚,祝福我們吧。」

出軌風波後,周慧敏依然選擇嫁給倪震,此事一出,震驚整個娛樂圈。

而就在同一年的不到一個月前,倪震的前任李嘉欣穿著500萬天價婚紗,戴著5000萬的鑽戒高調嫁給豪門二代許晉亨。

許晉亨和李嘉欣

相形之下,港媒一度打出「嫁人當如李嘉欣,莫要落得周慧敏」的標題,稱贊李嘉欣嫁入豪門,而周慧敏只能不斷忍受倪震的花心和出軌。

但縱觀她的情史,周慧敏癡愛一生的背後,是一顆無比相信愛的強大內心,這種對愛的堅定感,讓她強大到可以為愛抵禦流言。

多年來,每每有二人新聞,媒體依然時不時會提出周慧敏為何還不離開倪震。

除卻出自周慧敏之口的倪震對她照顧的種種,也許多年前演唱會上的一幕便是答案。

2006年,倪震扮演成周慧敏的愛貓「豹仔」上臺,周慧敏在舞臺上感動大哭。

嘉賓主持古巨基帶著上萬觀眾齊聲高喊,」周慧敏好樣的,快嫁倪震「。

倪震接過已經哭成淚人的周慧敏的話筒說,「我就講五個字:最愛周慧敏」。

她顯然深信。

周慧敏的偶像是山口百惠。

這個在80年代大火的女星,對於周慧敏有莫大的影嚮。周慧敏很喜歡她的生活態度,欣賞她有能夠在巔峰時期隱退的勇氣。

周慧敏深知退出不是簡單的事情。

很多藝人都在高峰期想過退出,但真正這樣做的依然是少數,也有很多退出後感到後悔,但已經回不來的藝人。

周慧敏和周星馳

作為90年代當紅的女明星,名利雙收的背後,周慧敏失去了簡單的生活。

工作排山倒海,通告密密麻麻,行程安排總讓周慧敏愁到不行。

臺灣演唱會的前一天,周慧敏還在拍攝臺灣版的《包青天》,過緊的行程導致周慧敏沒有時間學習剩下的舞蹈,這讓她非常痛苦。

事業上升期裡,周慧敏連續四年未休過一天。

瘋狂的工作給周慧敏帶來了紅遍亞洲的高漲人氣。但同時也讓周慧敏的身體和精神都到達了崩潰的邊緣。

一次眼睛不舒服,周慧敏向公司請假,交涉多次後公司給了她一小時時間。

但在趕回來的路上遇到了堵車。

就這一點小事,卻讓周慧敏崩潰大哭,連計程車司機都回頭問她,「小姐,你是否遇到了甚麼事情?」

周慧敏流著眼淚說,「塞車啊。」

她開始反省是不是要調整一下自己的狀態。

1997年美國大西洋城演唱會上,在唱完最後一首《為你》時,周慧敏已忍不住眼淚,對歌迷說,「保重,希望將來大家各自個精彩」,毅然宣布淡出演藝生活。

那年,她三十歲。

在許多女星剛開始發力的階段,周慧敏已完成自己人生的若幹高光時刻,將該實現的盡數實現。

隱退後的周慧敏,將重心全然放在了生活本身。

她繼續彈琴歌唱,將鋼琴彈到了十級;喜愛作畫,便請老師繼續教授,畫作已經達到了能夠展出的水平。

2001年,在水溶劑繪畫展中,周慧敏以畫作《新疆老翁》獲得了贊譽。

周慧敏畫作《新疆老翁》

跟著伴侶倪震,她愛上打撞球,堪稱半個職業選手,一年要參加四次比賽。

偶爾出現在媒體視野,依舊美得讓人覺得像「過了膠」一樣。

疫情期間,周慧敏倡議香港居民減少外出

2003年,香港演藝界大震蕩。

4月,張國榮逝世的悲慟尚未從人們心中褪淡。

同年年末梅豔芳離世的消息又讓整個華語樂壇蒙上一層悲哀。

周慧敏和張國榮

那時的周慧敏剛從加拿大回香港定居不久。

和這兩位前輩都有過共事的她非常感懷,「我跟他們都是認識的,他們是非常好的前輩,都對我們後輩非常好的 」。

悲從中來,已經退圈許久的周慧敏默默前去吊唁,向前輩做最後的致敬。

「很可惜,因為這樣子的藝人越來越少了。」

王菲、葉倩文、林憶蓮、周慧敏、鄭秀文、梅豔芳

時光流轉,香港娛樂業的輝煌不再。

從最黃金的年代走過的周慧敏,見慣浮華,對於「演藝」這件事日漸有了更深刻的思考。

周慧敏和金城武

自1994年首開演唱會十年後,2004年再次有經紀公司邀約上門,邀請周慧敏舉行十周年紀念演唱會。

這一提議,周慧敏認真思考了一兩個月,最終還是作罷,她認為要打破自己的生活節奏,僅僅是為了自我紀念,並沒有足夠的動力。

兩年後的2006年,周慧敏終於複出開唱,原因也只有一個,為了慈善(動物保護籌款),她願意為愛回歸,——Back for Love(2006演唱會主題)。

出道三十餘年,周慧敏始終很在乎意義,在意「愛」本身。

可能也正因如此,成名多年,即便從來不為金錢發愁,卻依然既不流俗也無矜貴傲氣,永遠讓人覺得舒展和坦然。

她一輩子美而有信念,清楚自己要甚麼,早早便言「如果有一天我突然不在了,也會是沒有遺憾的」。

2021年,54歲的周慧敏

2019年,周慧敏戴著千紙鶴面具出現在一檔音樂節目中。

唱著《好久不見》的她,宛如夜鶯高歌,雖溫柔的初戀嗓音不再,歌中深情更甚,優雅依然。

來源:最人物

 

💰 打賞

Transla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