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途多舛」的10位知名歌手,有人一首歌賺2億,有人背黑鍋十年 

陳淑樺
娛樂圈是真實世界的一個縮影,在這裡,你會看見人生百態。
有人因為一部作品躋身一線,有人因為一個事件跌落神壇,還有人帶著磨難和不幸前行,甚至有人在爆紅後面臨漫長的沉寂。

這篇文章,愈姑娘想來和你們聊聊「命途多舛」的知名歌手,有人爆紅時封麥,有人潦倒半生。

  • 第一位:陳淑樺|隱退34年,被亡母牽絆一生

2006年,李宗盛舉辦「感性與理性」音樂會,邀請了梁靜茹演唱《夢醒時分》,一曲終了,大屏幕上出現一封李宗盛寫給陳淑樺的信:

「淑樺,一切還好嗎?但願你已從失去母親的深切哀傷裡平複過來。不管我們樂不樂意,隨著歲月增長,我們都得漸漸地去看見,人生更完整的面貌。我們所有的獲得或失去,恐怕都不是生命的本意,反而是經历一切之後,從而發現自己。」

那是陳淑樺離開樂壇的第8年,也是她與世隔絕的第八年。

1998年,陳淑樺的母親驟然離世,巨大的喪母之痛,吞沒了陳淑樺,一同吞沒的還有陳淑樺的星途。

對陳淑樺來說,母親是自己人生的所有支撐。

母親發掘了陳淑樺的唱歌天分,一點點把她送上樂壇天後的位置。

從陳淑樺八歲開始,整整32年,母親陪伴在側,小到吃飯穿衣,大到簽約、出唱片,再到戀愛、公關。

母親把陳淑樺捧在手心,隔絕一切風霜雨雪,讓看起來知性成熟的陳淑樺,內心卻如孩童一般天真脆弱。

因此,母親去世後,陳淑樺的人生崩塌了,出完最後一張專輯《失樂園》,她徹底消失在公眾視野。

後來的日子,陳淑樺留給世人的只有惋惜。

2007年,媒體拍到陳淑樺,昔日美人早已糢樣大變。

2009年,羅大佑、李宗盛、周華健、張震岳組成「縱貫線」組合,邀請陳淑樺加入,但她失約了。

2010年,媒體傳出陳淑樺病重的消息。

如今陳淑樺已經走到了64歲,一生未婚,不知所蹤。

當《夢醒時分》的旋律在耳邊嚮起,我們終於聽懂了陳淑樺。

「你說你嘗盡了生活的苦,找不到可以相信的人,你說你感到萬分沮喪,甚至開始懷疑人生。」

  • 第二位:李琛|小兒麻痹癥致殘疾,中年被詐騙400萬

1999年,一首《窗外》讓李琛一炮而紅,動人的歌詞,清亮的歌喉,感染了無數人。

這個拄著拐杖的歌手,終於在人生的泥淖中看見了一束光。

回望李琛的來時路,充滿意外、磨難和孤獨。

李琛出生後,就面臨父母離異,只能和母親相依為命。

3歲那年,小兒麻痹癥讓李琛失去了健康行走的能力,拐杖成了他形影不離的夥伴。

身體殘疾,被孤立,被嘲笑,李琛的成長路被自卑和孤獨包圍。

為了爭一口氣,李琛考上了大學,畢業後又放棄鐵飯碗,成了一名殘疾人運動員。

在運動賽場屢獲殊榮後,李琛才走上北漂唱歌之路,十年北漂,才有了那首炙手可熱的《窗外》。

風光無限之時,他結婚生子,人生堪稱圓滿。

沒想到,父親患上腦梗,命懸一線,孝順的李琛減少工作,日夜陪伴。

自古忠孝難兩全,顧了家庭,就得犧牲事業。

後來的李琛一點點沉寂下去,在華語樂壇逐漸淪為路人。

2018年,李琛再次出現在公眾視野,竟然是因為被金融詐騙了400萬。

對當紅明星來說,400萬只是一場演出費,但是對李琛來說,那是一輩子的積蓄,是一家人的生活支撐。

所有人都為李琛的遭遇感到同情,也為他嘆息命運不公。

李琛一路走來,堪稱那句「世界以痛吻我,我報之以歌」,他追求藝術,孝順父母,資助殘疾人,卻沒能得到上天厚待。

  • 第三位:龐龍|「得罪」劉德華,放棄成名曲

2004年,歌曲《兩只蝴蝶》的行動電話彩鈴,被下載了1500萬次,收益超過2個億。

那一年,龐龍33歲,一夜爆紅,家喻戶曉,連登4次春晚。

同時,他創作的《你是我的玫瑰花》再次熱賣。

風光無限的背後,是龐龍起起伏伏的人生。

01貧窮的原生家庭

龐龍從小就愛唱歌,父親給他買過一把吉他,結果他沉迷音樂,成績一落千丈,這把吉他被父親從樓下扔下,摔得粉碎。

18歲那年,父親因肺癌去世,龐龍去了建築工地賺錢養家,這一幹就是7年。

02坎坷音樂路

25歲,放不下音樂夢的龐龍,考上沈陽音樂學院,畢業後籌備了第一張專輯《人生三部曲》,結果銷量慘淡。

為了出這張專輯,龐龍掏空了家裡的積蓄,甚至賣掉了房子,結果顆粒無收。

03爆紅後的墜落

底層出生的歌手,紅得有多快,過氣就有多快,因為他們沒有能力駕馭自己的名氣。

2010年,龐龍和劉德華同一天開演唱會,當被記者問到和劉德華的區別,龐龍說:「我上過音樂學院,他沒上過。」

這句話引起粉絲不滿,龐龍陷入輿論漩渦。

同時,網路歌手遭到樂壇專業歌手的抨擊,《兩只蝴蝶》瞬間淪為過街老鼠。

「壓死」龐龍的最後一根稻草是,和唱片公司的矛盾,他不願意一遍遍地重複《兩只蝴蝶》,但公司就指著這首歌賺錢,雙方僵持不下,龐龍只能放棄這首歌的版權來獲得自由之身。

沒了成名曲,華語樂壇也再無歌手龐龍。

  • 第四位:陳紅|和富豪前夫對簿公堂,險些癱瘓在牀

1999年,陳紅在春晚舞臺上用一首《常回家看看》點燃了無數游子的思鄉之情。

這首歌沒有任何華麗的詞藻,質樸平和,情真意切,唱出了父母飽含熱淚的呼喚。

20多年過去,《常回家看看》依然是春晚的熱門歌曲,親情還是那份親情,但陳紅早已不是當年的陳紅。

2001年,陳紅突然消失在樂壇,選擇嫁給身價過億的富豪李軍,婚後生了一個兒子,一家三口幸福美滿。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陳紅會在李軍的庇護下,當一輩子衣食無憂的闊太太。

可一切都在李軍遇到沈星之後變了,沈星是鳳凰衞視的主持人,貌美如花,勾走了李軍的魂。

一年後,沈星有了新歡,李軍惱羞成怒,強闖沈星住所,兩人的風流韻事才被公之於眾。

一時間,所有人都在等原配陳紅的決定,她也「不負眾望」,和李軍離了婚。

狗血的是,2014年,李軍把陳紅告上法庭,直指陳紅轉移婚內財產,還爆料陳紅整容和「不軌」。

最終,陳紅敗訴,口碑也一落千丈。

2018年,陳紅因腰脊椎出現問題,險些癱瘓。

如今的她,依然活躍在短視頻平臺,但闊別樂壇20年的陳紅,大眾早已遺忘了。

  • 第五位:楊臣剛|無止盡版權紛爭,無休止的醜聞八卦

2004年,《老鼠愛大米》在大街小巷嚮起,楊臣剛的名字瞬間家喻戶曉。

多年後,楊臣剛直言這首歌給他帶來1.7億的收入,這是普通人一輩子都賺不到的錢。

爆紅對普通人來說是騰飛的開始,也是墜落的起點。

當時,楊臣剛寫完這首歌後,以為和別的歌一樣,火不了也賺不了錢,於是就將這首歌的版權免費贈與了音樂制作人王虎。

結果被公司包裝後的《老鼠愛大米》卻格外好聽,楊臣剛悄悄將這首歌發到網上,沒想到火了。

楊臣剛沒有版權,也不妨礙他賺錢,他用一兩千的價格將版權賣給了許多感興趣的人。

王虎將楊臣剛告上法庭,雙方對簿公堂,但黑白是非早已不重要了,因為楊臣剛已經憑借這首歌賺到了第一桶金,還擁有了萬人捧的名和利。

成名太快,賺錢太多,徹底沖昏了楊臣剛的頭腦,做出了許多離譜之事,比如假唱、恐嚇、情史複雜。

眼看著自己的形象大打折扣,楊臣剛又想出了許多歪點子公關,比如給楊麗娟資助2萬元安葬費,打著公益的旗號將事情鬧得沸沸揚揚。

後來的楊臣剛幾乎成了網友的眼中釘,各種黑料滿天飛,真假流言,終究還是吞噬了他。

2013年,楊臣剛想要東山再起,有個大姐向他拋出橄欖枝,結果這位大姐和楊臣剛借了1000萬後,消失不見。

人啊,終究只能賺到自己認知範圍內的錢,哪怕你幸運地賺到了大錢,這筆錢也很快會以另一種方式還回去。

  • 第六位:郭美美|背鍋十年,星途盡毀

4月6日,新加坡歌手郭美美在微博上點名三個節目,直指他們把自己當成棋子。

事情很簡單,這段時間《乘風破浪的姐姐》第三季在預熱,網傳的參賽名單中有郭美美的名字,大家都以為她終於可以一雪前恥了。

結果郭美美不過是被拿出來吸引眼球的工具罷了。

十年了,被誤解被利用,依然是郭美美的宿命。

2006年,郭美美用一首《不怕不怕》唱紅內地,甜美的聲音,可愛的長相,被觀眾譽為「小孫燕姿」。

就在郭美美事業爬坡期間,一個叫郭美玲姑娘參加卡拉橫空出世,算命先生掐指一算,讓郭美玲把名字改為郭美美。

到這裡,新加坡郭美美的命運開始發生巨變。

後來的網紅郭美美靠炫富、整容、黑暗交易,俗是俗了點,卻成為初代網紅中的頂流。

隨著此郭美美的負面新聞滿天飛,新加坡郭美美明明甚麼都沒做,卻陷入輿論漩渦,無數網友跑到她的社交平臺下謾罵,甚至在參加節目時,觀眾都會惡語相向。

就這樣,歌手郭美美背起了鍋,沉寂在茫茫人海中。

她出專輯,演電影,走穴賺錢,無人問津。

很多人說歌手郭美美應該改個名字,學會營銷自己,但她卻有自己的堅持:「錯的不是我,我為何要妥協。」

十年過去,再看兩個郭美美的命運,不禁令人唏噓,一個郭美美坐收名利之後跌入深淵,一個郭美美只是想單純做音樂卻沒有出頭之日,魔幻的世界,可惜了一個音樂人。

  • 第七位:李慧珍|發福被雪藏,巔峰時命懸一線

在《乘風破浪的姐姐》第二季的舞臺上,李慧珍是首批被淘汰的藝人。

面對失敗,李慧珍說:「生活給我的历練,比這個殘酷多了。」

如果你了解李慧珍,就會明白一個歌手的重生有多珍貴。

李慧珍是天賜的歌手,17歲就拿下首屆英皇金融杯歌唱比賽冠軍,簽約後本該出專輯鞏固人氣。

結果李慧珍因為壓力太大爆痘發福,被公司以「形象太醜」的理由雪藏了三年。

1997年,李慧珍才等來了首張專輯《在等待》,同名主打歌迅速引爆各大KTV。

張學友十分青睞李慧珍,邀請她當演唱會嘉賓,一唱就是46場。

聲名鵲起,名利雙收,但只持續了短短三年。

2000年,李慧珍患上腦垂體瘤,痛苦萬分,為了保全嗓子,她選擇犧牲生育能力來治療。

7年後,李慧珍重新複出歌壇。

那是2007年,李慧珍那首《愛死了昨天》成為無數人MP3裡的常客,但風雲驟變,哪怕驚鴻一瞥,也挽回不了昔日榮光。

後來的李慧珍沒有放棄音樂夢,可是沒了名氣,機會少之又少,就算上了節目,也激不起多少水花,正如參加《乘風破浪的姐姐》只能是一輪游。

不過對李慧珍來說,事業的興衰成敗不再重要,有健康的身體,有幸福的家庭,就已經是老天爺給予她最大的恩賜了。

  • 第八位:陳琳|為情所困,抑鬱而終

1993年,流行音樂剛剛萌芽,23歲的陳琳帶著《你的柔情我永遠不懂》踢開了華語樂壇的大門。

這張專輯爆賣百萬張,但比銷量更重要的是,它是第一首走紅的流行音樂,標志著一個時代的開啓。

短短一年的時間,陳琳就成了樂壇一姐,只要有她在的地方就有呼聲。

不久後,陳琳結識了剛回國的沈永革,電光火石之間,兩人淪陷在愛情海。

沈永革開了一個公司,簽了兩個歌手,一個叫陳坤,一個叫陳琳。

夫妻齊心,其利斷金,陳琳以一年一張專輯的速度,從國內唱到國外,拿獎拿到手軟。

同時,陳琳也成了沈永革的搖錢樹,滿滿當當的行程,壓垮了陳琳的身體。

陳琳想慢一點,沈永革的欲望卻在膨脹,夫妻矛盾加劇,漸行漸遠。

2007年,沈永革在「採花」時,陳琳傷透了心,親手斬斷11年情絲,一同斬斷的還有對這個世界的眷戀。

離婚後,陳琳以近乎毀滅的姿態投入了吉他手張超峰的懷抱,她以為對方是救贖,其實是惡魔。

那兩年,新聞不斷爆出張超峰「家暴」「吃軟飯」。

同時,傷痕累累的陳琳面臨事業低穀,重重打擊,壓垮了她。

2009年,和張超峰結婚的第100天,陳琳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所有音樂人都為其扼腕嘆息。

魔幻的是,沈永革和張超峰還來不及傷心,就已經為了爭奪陳琳的遺產鬧上法庭。

當陳琳那首《展翅高飛》再次嚮起,「忽略一只蝴蝶,等於忽略了春天。關於你的一切,只是花卉的凋謝」是她命運的註腳。

  • 第九位:毛寧|兩重醜聞,銷聲匿跡

上世紀90年代,毛寧獨自去到廣州尋求音樂夢,長相和聲音俱佳。

公司為了捧紅毛寧,便讓他和小有名氣的楊鈺瑩搭檔,兩人堪稱金童玉女。

1993年,一曲《濤聲依舊》過後,毛寧紅了。

和楊鈺瑩合唱的《心雨》,為他的事業再添了一把火。

後來,毛寧出專輯、上春晚,忙得不亦樂乎,星途越發璀璨。

誰能想到,口碑好形象正的毛寧,在未來的20年會將一手好牌打到稀巴爛。

2000年,毛寧遭遇三名歹徒襲擊,被砍4刀後,進了醫院,撿回一條命。

毛寧為何遭此厄運,一位男網友發帖稱和毛寧交往多年,因愛生恨,所以選擇用這種極端的方式報複他。

此消息一出,毛寧的形象大損,在那個年代,這樣的新聞完全超出了普通人的認知範圍。

盡管毛寧一再否認,但輿論風暴還是吞沒了他。

此後,毛寧的事業逐漸走向低穀,淪為樂壇十八線。

2012年,毛寧和楊鈺瑩再次合唱《心雨》,引發一陣回憶潮。

楊鈺瑩借此機會成功複出,而毛寧卻走向了深淵。

2015年,毛寧吸D被抓,樂壇再無歌手毛寧。

這些年,毛寧幾乎消失在公眾視野,就算改過自新,在如今的輿論環境下,他不會再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為了生計,他唯一的出路只能是四處走穴。

  • 第十位:許美靜|情路坎坷,為愛癡狂

1993年,在「尋找巨星」的歌唱比賽中,許美靜脫穎而出,金牌制作人陳佳明如獲至寶,全身心力捧她。

許美靜身上的安靜樸素,歌聲裡的純淨憂鬱,成為陳佳明寫詞作曲的靈感。

《明知道》《遺憾》《都是夜歸人》等專輯,讓許美靜短時間內獲得巨大關註。

那首《陽光總是風雨後》更是撫慰了無數人的心。

有人說王菲的歌聲是天籟,許美靜的聲音在人間,被塵世浸染的女子,哪能逃過男女之情。

陳佳明成就了許美靜,也奪走了許美靜的心。

許美靜不顧一切,猶如飛蛾撲火,全身心交付,只可惜陳佳明終究不是可托付之人。

2000年,陳佳明勾搭上了許美靜的助理,逼得助理走上絕路,也讓許美靜帶著心碎離開了樂壇。

大家都以為許美靜不會再愛了,可是2003年,她對臺灣演員袁燿發動了心。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許美靜懷了他的孩子,可袁燿發從沒想過要給許美靜一個家。

關於孩子的去留,兩人爭執不下,在一次次心痛和眼淚中,許美靜又撞破了南牆。

兜兜轉轉多年,迷茫孤獨的許美靜,像漂泊在海上的一葉孤舟,找不到停靠的彼岸。

這時候陳佳明再次來到許美靜身邊,他告訴昔日戀人,已恢複自由之身,只為再續前緣,求得圓滿。

許美靜以為苦盡甘來,殊不知,自己又一次掉入了陳佳明的愛情騙局。

兩段情傷過後,許美靜患上了精神分裂癥,被家人送進精神病院。

痊愈之後,許美靜沒有忘記音樂事業。

2019年,她在南京開了闊別已久的演唱會,勾起無數歌迷的青春回憶。

許美靜回來了,但很快又墜落了。

不久後,在新加坡街頭,有人發現許美靜在賣唱,旁邊的紙板交代了緣由:家人爭奪財產。

  • 愈姑娘說

這10位「命途多舛」的知名歌手,都曾風光無限,卻遭遇了種種坎坷。

有些磨難是上帝賜予的,有些磨難是自己造就的。

在娛樂圈這個光怪陸離的名利場,類似的故事屢見不鮮。

你永遠不知道那些被名利包裹的人,未來會置身於何地。

命運是一個無常的輪盤,每個人都是一匹野馬在沙漠中奔馳,或許下一秒就會被危險吞噬。

來源:我是愈姑娘

 

💰 打賞